文化艺术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新「三家村」的盛世危言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8-29 12:28 我要评论

一九九四年春,我从华盛顿到香港中文大学逸夫书院作客,喜逢英语翻译大师杨宪益、戴乃迭夫妇也从北京来讲学,同住雅群楼客舍,朝夕过从,更有幸先睹宪益的旧体诗《银翘集》打印稿,其中多忧时讽世近作,深得我心。

香港一别四年余,去年十月我一回到北京,就迫不及待地直奔西郊谊园公寓探望这对患难夫妻。一见面,宪益就递给我一本签名题赠的《三家诗》,这是他和黄苗子、邵燕祥三家旧体诗近作的选集,书前插有漫画大家丁聪的三大家《吟月图》,两年前由广东教育出版社出版。

一看书名,我立即联想到那个在「文革」期间被「打翻在地,还踏上一只脚」的「三家村」。三位忠诚的共产党人,邓拓、吴焓、廖沫沙,由于合着杂文针贬时政,触犯龙颜,引来杀身之祸。这本诗集的取名,是无意,还是有心呢?正纳闷间,翻到编者如水的「编后记」一看,他写得一清二楚﹕「三家诗,让人想到『三家村』,」看来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三位老耄之年的诗翁是中国文化界久负盛名的大家。黄氏的书艺、杨氏的中国文学名著英译、邵氏的新诗,都蜚声国内外文坛。当年风华正茂,三人都诚心诚意「追求进步」,为「恋党情结」所苦。后来又都经历了「反右」、「文革」、「六四」等等劫难的煎熬,轻则无罪流放,重则锒铛入狱,家破人亡。

五十年来家国之痛,泣血椎心,化为一首首感人的诗篇。黄诗云﹕「思到无邪合打油」。杨则自称﹕「学成半瓶醋,诗打一缸油」。邵也自谦「降格以打油」。三百余篇佳作,或自嘲,或唱和,或讥刺时务,或咏古讽今,无不幽默机智,妙趣横生。




 今年是著名翻译家杨宪益先生去世十周年。近日,世纪文景集结杨宪益生前完整的中译作品而成的《杨宪益中译作品全集》(全五卷),也得以与世人见面,这些作品让诸多读者重温杨宪益文字的温润与美妙。

杨宪益精通中西文化,《感语言之洋化》对风糜社会的崇洋媚外之风嗤之以鼻,令人捧腹,又发人深省﹕
 
         语效鲜卑竟入迷,世衰何怪变华夷。
         卡拉欧咳穷装蒜,品特扎啤乱扯皮。
         气死无非洋豆腐,屁渣算个啥东西。
         手提 BP 多潇洒,摆摆一声便打的。
 
但是,三大家最难忘情的始终是国运民艰。一九七六年,「四人帮」覆没,三位诗人额手称庆,均有诗词抒怀,欢呼「历史又新章」(邵句)。岂料「改革开放」曾几何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迅速蜕变为豪门经济﹕「霄殿九重窥喜怒,豪门千手攫金钱」(黄诗)。眼看暴发户纸醉金迷,无法无天,小百姓水深火热,邵燕祥通加针贬﹕
 
         中原外海兔三窟,权倒官僚貉一丘。
         忍见青春陈陋俎,却闻筵席运新筹。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言九鼎,黄苗子却提供了触目惊心的现实见证﹕
 
         先富尽多无赖子,后门争走富平侯。
         万家楼馆销金窟,三峡星河泣乱流。
 
贪污腐化上行下效,势如燎原,国将不国,诗人不禁忧心忡忡﹕
 
         拨乱当年势莫当,艳阳天气伏秋霜。
         诸郎斗富夸金谷,诧女求钱下教坊。
         大腕发财凭盖印,白条无据却征粮。
         茫茫来日愁如海,改革当真是妙方?
 
如此「改革」自然导致社会动荡,群情激愤﹕「吶喊如雷大道连,国门人海沸于天」(黄诗)。当政者充耳不闻,却祭起老祖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法宝,冒天下之大不韪,午夜屠城,举世震惊。杨宪益自许「乱世甘为散淡人」,却又「从来大事不糊涂」。面对大是大非,杨散人拍案而起,慷慨陈词,声震寰宇。「六四」的震撼,随之而来的「出党」的冲击,终于化解了他的「恋党情结」。思想一朝解放,诗人的情怀境界也随之升华。他对屠城以后的政局不存任何幻想﹕
 
         人血馒头难续命,狗皮膏药岂延年?
         会看三峡功成日,一片汪洋浪接天。
 
更毫不含糊地把矛头直指屠城元凶﹕
 
         中原逐鹿几浮沉,欲惩东吴未遂心。
         孟德至今勾白脸,只缘枉杀许多人。

屠城前数日,邵燕祥已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对大军压境、师出无名已感到疾首痛心﹕

        万里兵符出四川,合当功业勒燕然。
         雷车初轧柏油路,凤鹤长驱石景山。
         瓦石昔曾干日寇,壶箪不复似当年。
         京华此夜无芦管,晓月卢沟听杜鹃。
 
三年之后,黄苗子满腔悲愤控诉以人民为敌的屠城暴行,字字滴血﹕
 
        一夕天威杀戒开,国门骨肉拌尘埃。
        九洲震荡摊牌笑。四海翻腾祭烛哀。
        曾闻社稷民为贵,何事斯民视寇仇?
        阙下坑儒新学士,门前功狗竟封侯。
 
且看今日神州,又是何种气象?杨诗人叹曰﹕「可怜治国安邦策,不及还阳补气丹。」眼见五十年沉痾,积重难返,诗人又对历史和现实作了沉痛的概括﹕「千年古国贫愚弱,一代新邦假大空。」振聋发聩!而环顾左右,天下滔滔者皆是也。君子何以自处?诗人《自勉》曰﹕
 
        每见是非当表态,偶遭得失莫关心。
        百年恩怨须臾尽,做个堂堂正正人。
 
三位诗翁,毕生忧国忧民,不折不挠,「历经风霜锷未残」(杨句)。《三家诗》以犀利的「打油」继承了「三家村」的批判精神,加以发扬光大,敲响了冲破黑夜沉寂的警钟,在一个万马齐喑的时刻,独步大陆诗坛。已故诗人冒叔子有两句赞鲁迅的诗﹕「身无媚骨奉公卿,笔驶风雷魍魉惊」,也正是三位诗翁的写照。三大家何止是堂堂正正人,他们不愧为高山仰止的民族良心!

(三十四)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五‧七道路”的反思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五‧七道路”的反思

    2019-08-23 17:05

  •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九死一生」话反右(四)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九死一生」话反右(四)

    2019-08-14 15:30

  •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九死一生」话反右(三)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九死一生」话反右(三)

    2019-08-08 18:53

  •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九死一生」话反右(二)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九死一生」话反右(二)

    2019-07-30 19:18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