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巫伯伯:我想对您说 深切缅怀巫宁坤先生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8-24 21:42 我要评论

(上接c14版)

我知道,最近这些年来,您越发思念自己的祖国,自己的家乡,思念家乡的亲人。在您的诗中经常会出现这样的诗句:“家山如梦月如钩  独倚高楼万里愁”,“天末怀人拜占廷 云山万里望燕京”,“猎人邻里暂徘徊  万里无家亦可哀”等。2018年的春天,我和您通了电话。您在电话那边对我说:“小裴呀,你还不来呀,再不来就看不到我了!”是的,我很愧疚。2003年,我去美国公干,您已年逾八旬还亲自来到酒店接我去一村家,聊天聊到深夜十二点再送我回酒店。一晃又有十几年没见面了。我赶忙答应,一定去,一定尽快去。




2003年12月巫伯伯和我在一村家

我和一丁约定,在您虚年百岁生日时去美国为您祝寿。去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和妻子专程从中国飞往美国。九月二十三日,我们参加了在北维州雷斯顿(Reston)猎人森林公寓举办的您百岁寿辰庆典。那天,来了100多位宾客,我们是唯一从中国专程赶来的客人。住在公寓里的中国老人,许多都是您的“粉丝”。当天这些老人一个个衣着光鲜,在您面前载歌载舞,给您祝寿,场面十分感人。您那天很激动,说今天您感到很温暖,说着说着,您就提到了十七岁离家的情景。当时是日本人侵占了中国,您是唱着“我的家在松花江上”这首歌离开家乡的。说着您又唱了起来:“我的家在松花江上,……”声音嘶哑,满腔悲戚。我在那里眼眶已湿润了,大家的眼眶也湿润了。少小离家,老大难回。您的歌声里饱含了多少悲凉凄惨!巫伯伯,我想对您说:你让我们都知道,故乡和亲人永远在您心里。

祝寿庆典后的第三天,一毛陪我们去华盛顿游览。然后,我们和一毛一道来到她的新居看看,我们打算明天早上就离开。晚上一村在家准备晚宴,请我们及他的哥嫂和姐姐。所以我们看好一毛新居后,就准备到一村家里去。恰在这时李阿姨给一毛打来电话,问我们现在哪里。我本来怕打扰您休息,想在电话中向您二老话别,但李阿姨让我们上您那儿去,说:“你们明天就走了,今天怎么也得过来一下,巫伯伯也想再看看你们呐!”我赶忙请一毛驾车把我们送到猎人森林公寓。电梯上了八楼,门一开,没想到,您竟然倚着助行器(walker),李阿姨陪在旁边,早就在电梯口等候我们了。我心里很激动,责怪自己没早点过来。您拉着我的手吟出两句打油诗来:“不远万里来访友,思如潮涌情满怀。”我听了之后,想着您日渐衰老,来日不多,心里五味杂陈。回去以后,我给您的诗续了两句:“何日除却关山阻,艳阳暖风雁归来!”当天晚上短暂道别,您的两句诗永远刻在了我的脑海里。哪里想到,就此一别竟成永诀!这是我和您的最后一次见面,留下了最后一次合影。




2018年9月25日巫伯伯和我在猎人森林公寓最后一次合影

巫伯伯,我想对您说:第一次合影,您搂着我,那是父亲在搂着儿子;这最后一次合影是我拥抱着您的,那是儿子在拥抱着父亲!我的眼前永远晃动着您慈祥的笑容,耳畔一直回响着您温暖的话语。

您是一位多么好的老人,可您这辈子受了太多的苦!您安静地走了,您“从大风雨里过来,向最高峰上去了,山上只有和平,只有美,没有压迫人的风和雨了。”巫伯伯,我想对您说:您伟大的精神,高贵的品格将永远烛照后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巫伯伯:我想对您说 ——深切缅怀巫宁坤先生

    巫伯伯:我想对您说 ——深切缅怀巫宁坤先生

    2019-08-24 21:36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