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孤 琴 第四辑:喜有新书慰寂寥 「九死一生」话反右(一)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7-25 18:05 我要评论



今年六月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反右运动」四十三周年。中共一贯用「反右扩大化」之类的谎言掩盖事实真相,企图让人们忘记这段血腥的历史。但是,已经觉醒的人们是决不会忘记的。近年来,记述这段历史的著作开始出现,有宏观的,有微观的,颇值得关心中国近代史和中国现状的人们注意。在这些近著中,最动人心魄的一部要数戴煌的回忆录、《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一九九八)。

 

戴煌,一九二八年出生于江苏阜宁县沟墩镇,父亲是中医。少小时担任过学校抗日儿童团团长。十六岁参加新四军,同年加入中共,随军转战苏北,参加过白刃战。一九四七年,开始任新华社随军记者。进城以后,他不过二十来岁,先后作为战地记者被派往朝鲜和越南采访,工作一再受到表彰。年青有为,「又红又专」,戴煌在红色中国前程似锦。

可是,满怀革命豪情壮志,戴煌念念不忘的并不是个人前途,而是党和国家的命运。一九五六年三月赫鲁晓夫《秘密报告》的传达不仅粉碎了他心目中斯大林这尊偶像,而且使他痛感到中国也有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这种现象「已对我们的事业和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有害的影响」。同年六月下旬,在上海的外事活动中,他亲眼目睹了中共的「首长」们如何飞扬跋扈,享尽种种特权,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们又如何心安理得地乘机「海吃海喝」。而在苏北故土,他却看到这个饱经苦难的小镇比当年更加荒凉破落,镇内外乡亲们还有不少人贫苦不堪,受一群披着共产党员外衣的新恶霸欺凌压榨,有冤无处伸。

面对现实,戴煌忧心忡忡。回到北京不久,他大声疾呼,无人理睬。一次,在家吃晚饭时,多喝了两口酒,谈起家乡土皇帝、新恶霸,越说越愤慨,他就向妻子说﹕「如果我们党内有个类似革命委员会这样的组织就好了,专门来革党内弊端的『命』就好了。」妻子随即把他呲了一顿,说他想入非非。

同年十月,苏军镇压波兰和匈牙利「反革命暴乱」。他认为,发生这样的流血悲剧,最重要的因素是,这些国家的人民对苏联和本国的许多问题感到的不安和愤慨。他担心,如果再不积极变革,中国也难免发生类似的悲剧。他「决心履行一名共产党员的义务,向党的最高领导层敞露胸怀」,重点提出「神化与特权」的问题。于是,他着手给「毛主席并中央委员会的同志们」写一封长信。这时听到了全党即将整风的报告,他觉得「这封信没有写下去的必要,而把振兴党风的希望寄托在即将到来的整风运动上。」但是,这希望很快就完全破灭了。

一九五七年五月一日,「整风运动」大张旗鼓开场后,民主党派和知识分子热烈响应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号召,「大鸣大放」,帮助共产党整风。谁料到,六月八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毛泽东执笔的社论,公然背信弃义,吹响了「反击资产阶级右派猖狂进攻」的号角。正当戴煌感到惶惑时,中共领导人彭真给北京市党员干部做报告,说甚么「『门外』反右归反右,『门内』有意见照常提,这叫做『内外有别』」。他并代表党中央保证,党绝对不会把提意见的党员和「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混为一谈。

戴煌深受鼓舞,于是在一次又一次鸣放会上「把一年来郁积于胸的种种思考和盘尽托。结论是﹕全党、全国最严重、最危险的隐患,就是『神话与特权』。」当时他不可能知道,彭真代表党中央所作的动员报告和保证,不过是忠实地执行了毛泽东「引蛇出洞」的「阳谋」。他自投罗网,当上了新华社仅次于李慎之的「大右派」。「一夜之间,新华社大院里就糊满了五颜六色的检举、揭发和责骂我的大字报。我的妻子也贴了一张大字报,说我要组织成立《中国共产党革命委员会』。接着就是没完没了的大会小会批判。」戴煌不服,主动拿出了那封还没写完的给毛泽东的长信,「以昭心迹」。他再次自投罗网,这份「万言书恰恰成了他「反毛主席、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铁证。他受到「二类处分」,撤销原有职务,实行监督劳动;开除党籍、开除军籍,剥夺军衔。自五八年四月起,每月一五五‧七五元的工资改为二十八元生活费。

这时,戴煌已是两个小女儿的爸爸,大的才三岁半,小的刚满十个月。妻子是十四岁就参军入党的战友,现在提出离婚,小女儿归她,大的归爸爸。突然面临妻离子散,戴煌也不得不同意,只待上级批准。小女儿随外婆到大连去投亲靠友,大的暂时跟妈妈。

四月中旬,戴煌和新华社另五位编辑难友到达冰天雪地的北大荒,「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在农垦部王震将军属下的八五零农场云山畜牧场第三生产队,和先头到达的一些中央部门的「右派」会合。这些「新相知」中,不乏知识界的精英和出生入死的革命军人。其中有原东北鲁迅艺术学院院长、画家杨角夫妇,《人民画报》副总编辑、漫画家丁聪,美术评论家和书法家黄苗子,外交部礼宾司司长王卓如,老《大公报》驻美特派员朱启平,电影演员李景波、张莹等。

戴煌用全书近一半的篇幅记叙了北大荒流放的全过程,字字血泪。「监督劳动」从一开始就是十分艰苦的。住的草坯房子四面透风,树枝编就的草炕拥挤不堪。吃的是窝头、玉米渣子、黑面馍,没甚么菜,甚至连盐都缺少。最初的劳动,是在完达山脚下的田野上,十人一组,像牛马一般拉拽二十四行播种小麦。随后就修筑名叫「五一水库」的土坝。刨土、抬土、打夯,劳动强度很大,每天十几个小时。负责监督的指导员朱大麻子蔑视和厶と说淖饥溃_口闭口漫骂大家是「土匪」、「俘虏」,任意强迫大家饿着肚子延长劳动时间。耿直不改的戴煌建议停止强迫劳动和强制「放卫星」,朱麻子根本不理会,反而打击报复。一天,由于冻土层太厚,五六个人一排猛打「排字镐」,冻土也纹丝不动。眼看当天的土方任务无法完成,朱麻子决定爆破,匆匆派一人去给炸药包安雷管,结果这个「右派」炸得粉身碎骨。

正当其时,北大荒的太上皇王震发出号召﹕「进军完达山,拿下二十万方优等木材,保证首都十大建筑的需要,向新中国建国十周年献厚礼!」各大农场立即组织起三千多名复员专业官兵,挺进完达山林区。云山畜牧场也派出一支由一百多名「右派」组成的伐木队,深入完达山南麓的原始森林进行伐木大战。「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没见过原始森林啥模样,更甭说对又高又粗的大树拉大锯劈大斧了。」「党的领导」根本不顾「右派」的死活,仓促上马,一味蛮干,几天之内就砸死了四个人,其中包括中国粮油进出口公司经理刘琛,他是一九三六年东征中参加革命的。死者一律草草掩埋了事。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翻经典 看银杏  编书写馆  华府作协 「会员新书发表会」

    翻经典 看银杏 编书写馆 华府作协 「会员新书发表会」

    2018-01-19 16:36

  • 【美文欣赏】          马云,你听我说

    【美文欣赏】 马云,你听我说

    2017-03-09 08:33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