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徜徉在文艺复兴的发源地 佛罗伦萨、卢卡、维罗纳游记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7-11 17:58 我要评论

佛罗伦萨被称之为“文艺复兴的摇篮”。事实上,从威尼斯到比萨,从里米尼到罗马,北部亚平宁山脉两侧星罗棋布的意大利诸城,都可视为文艺复兴的发源地。我们离开里米尼,横穿亚平宁山,在盘山公路急转弯的一声声惊呼中,来到了久仰的佛罗伦萨。



朝阳辉耀下的佛罗伦萨

“文艺复兴”是意大利继罗马帝国后,在人类文明史上创造的又一次辉煌。

强盛的罗马帝国在三世纪遭遇外敌入侵、内战和经济崩溃同时发生的严重危机。执政官戴克里先力挽狂澜,他将庞大的罗马帝国一分为二,建立“四帝共治”的制度。暂时化解了危机。在他退休之后,和平很快结束。东北方向的日耳曼人,地中海南岸的汪达尔人,中亚草原的匈奴人一次次入侵。西罗马帝国千疮百孔,于公元476年以皇帝被迫退位宣告灭亡。欧洲进入战争频仍的“黑暗的中世纪”。意大利半岛也在外敌攻城掠地的无休止战争中被分割。




领主广场是佛罗伦萨重要景点,除了周围的旧宫,乌菲兹美术馆,老桥外,
广场本身就像巨大的露天博物馆
到了10-15世纪,意大利北部和中部出现了一批相对独立的城邦国家。这里就包括我此次游览的佛罗伦萨、卢卡(Lucca)、维罗纳(Verona)和威尼斯等。由于这些城邦国家相对独立于君主专制和教皇控制,它们在中世纪后期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同垄断了“丝绸之路”的拜占庭以及阿拉伯国家做生意,成了欧亚洲际贸易的中间商,获取了丰厚的利润。由富商巨贾家族赞助的“文艺复兴”运动于14世纪在意大利中北部兴起,在两个世纪里,取得了永载人类文化史册的光辉成就。

一. 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城比我想象的要小得多。以我的行走速度,不用一整天就能走遍几乎所有景点。当然,这是说看看大殿、塔楼、教堂、城门和桥梁等外景。若是到了每一处博物馆、大教堂和花园都要走进去一窥究竟,特别是如果被琳琅满目的艺术珍品所吸引,在雕塑、油画精品的长廊中流连忘返,那需要的时间则无法估量。我们参观乌菲兹美术馆,就发现可以购买连续三天入馆参观的票。我想购买这种票的人不会很少。




阿诺河象一条玉带穿过佛罗伦萨,几座古典桥梁把城市点缀得美轮美奂

领主广场(Piazza della Signoria)是佛罗伦萨景点的中心之一。市政厅旧宫和有着锯齿状顶层的塔楼是广场的主要建筑。广场东南两面矗立着许多雕塑杰作:大卫像(复制品,真品就在不远处的学院美术馆)、科西莫一世青铜骑马像、海神喷泉、海格力斯和凯克斯等等。这儿就是一座壮观的露天博物馆。广场东侧的旧宫(Plazzo Vecchio)从佛罗伦萨共和国起就是市政机构所在地。现在市政当局的总部还在这里。旧宫建筑的另一部分辟为“旧宫博物馆”。




乌菲兹美术馆举世闻名

领主广场南侧的乌菲兹(Uffizi)美术馆举世闻名。幸好我们早在网上预订了票。这样在指定的时间去取票,参观便不成问题。而我们没有预定学院美术馆的票,想碰碰运气当天买票,刚去就被看不到头的排队长龙给吓跑了。1560年兴建乌菲兹美术馆的美第奇家族的科西莫一世是当时统治佛罗伦萨的大公。美第奇家族从毛纺业起步,以金融业发家,富可敌国,并走上欧洲上流社会的巅峰。这个家族出过四个教皇,多个托斯卡纳大公,两位法国王后及多位欧洲其他王室的王后。美第奇家族一代又一代后继者慷慨资助学者和艺术家,同时不断收藏艺术精品。这两个世纪的收藏品大部分集中保存在乌菲兹美术馆中。这个家族还赞助过达芬奇和伽利略等在科学领域的研究,因此有人称美第奇家族为“文艺复兴的教父”。




八角形的圣若望洗礼堂、圣母百花大教堂和钟楼

沿着乌菲兹美术馆的艺术长廊(目前有99个展室),从乔托、锡耶纳到马萨乔、波提切利、列奥纳多、米开朗基罗、拉斐尔、提香、卡拉瓦乔……我们在久已向往和景仰的文艺复兴时代艺术大师的作品中徜徉,走完独特而难忘的精神旅途。

乌菲兹美术馆南便是阿诺河岸,佛罗伦萨的地标之一“老桥”就在眼前。按历史学家的说法,古罗马时代这里就有桥,为石头桥墩木质桥面。以后重建过几次。我们小学课本中用来和赵州安济桥比较的欧洲同类桥梁,便是眼下这座1345年重建的大跨度石拱桥。老桥桥面两侧有许多小商店。顶层有供贵族行走的长廊。老桥和里米尼的提比略桥一样幸免于战火。二战后期盟军在意大利南登陆,节节推进,德军炸掉阿诺河上其他桥梁以延缓盟军进攻速度,却留下老桥悄悄撤出佛罗伦萨。据说,不得炸桥的命令是希特勒本人下达的。




老桥是佛罗伦萨的地标之一

佛罗伦萨第二个景点集中地是领主广场北边仅隔六七条街的主教座堂广场。圣母百花大教堂是佛罗伦萨最著名的地标。据说她是欧洲排名第四的大教堂,长153米,宽90米,有巨大精美的穹顶,和乔托参与设计的钟楼。在教堂和钟楼近旁,八角形的圣若望洗礼堂装潢精致美丽,那三组刻有精美浮雕的青铜大门被米开朗基罗称为“天堂之门”。这里游人如织,地面却不够开阔,我当了一次“仰头族”,只顾拍照,和太太走散了。幸好记得参观乌菲兹美术馆的时间。

领主广场之南,过老桥后仅一箭之地便是碧提宫(Pitti)。碧提宫由巨大的花岗岩石块砌成,显得厚重坚固。令我不解的是,宫门前宽阔的广场上竟然没有一点儿花草树木,显得“很不欧洲”。宫殿内是博物馆,宫殿后为波波里(Boboli)花园。据说这个花园每年接待近百万游客。花园占地面积很大,其设计让我想起维也纳郊外茜茜公主曾经居住过的美泉宫花园。

我们很想看一看朝阳辉耀的佛罗伦萨,把闹钟定在早晨5:45,准备清晨跑上古城附近的山岗。结果,当我们跨出酒店大门,发现太阳已经升起。这意大利的时间是怎么回事?我们住在城西,沿着阿诺河,迎着朝阳,跑过维斯普西桥、卡瑞拉桥、天主圣三桥、老桥和感恩桥,再沿盘山路跑上高高的米开朗基罗广场。在这里,佛罗伦萨这座美轮美奂的艺术之都尽收眼底。希格诺利亚广场(领主广场)锯齿形的塔楼,圣母百花大教堂庄严地穹顶,精巧秀丽的乔托钟楼,玉带般的阿诺河以及横跨两岸的一座座弧形桥梁,白云青天下起伏的红色瓦顶…… 我们要离开了。不知何日再来。




城外青山城内楼,卢卡古城保留着中世纪的风格

二. 卢卡

在佛罗伦萨酒店结账时,请前台经理推荐附近有特色的城镇。他毫不犹豫地用夸张的口气说:“Lucca! Mama Mia! A jewel of Italy! (卢卡!妈啊!意大利的瑰宝!)”

无独有偶,回美后遇到北大同学刘嫄。她听说我们去了卢卡,告诉我们她曾在卢卡住了十天!还有人说,意大利每个城镇都值得去,但他在有限的几次休假中还是忍不住又去了一次卢卡。那么,卢卡的何种特质对他们具有如此之大的吸引力?




小城中的建筑古色古香

这是一座被精心保存和维护的古城。修建于中世纪的长达4公里的城墙几乎完好无损。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的城墙,至少是我们印象中城墙的三倍。城墙上不仅有宽阔的道路,而且有树木草坪。在高大的阔叶树下,游人随时可以找到靠椅休息。漫步城墙上,城外青山城内楼,平静祥和。

从城墙上拾阶而下,走入碎石块铺就的街巷。两侧住宅一般为三层,石壁坚固墙面斑驳,色调偏暖稍暗。木质门窗尺寸都不大,厚实古朴。窗口和晒台上鲜花盛开。古城中除极少几条街外,不得行车停车。游人又不多。空巷中足音点点。十字巷口蓦然转首,一旁小巷尽头露出塔楼的剪影。中世纪的风扑面而来。




古罗马竞技场改建的椭圆形市场

没有必要去描述教堂正门上一层层拱形凉廊托起的大天使塑像,也不用着意形容由古罗马竞技场改建的椭圆形市场,只要想到一脚踏入让人忘却时光的小巷,还有那吹拂过古罗马凯旋将士和文艺复兴艺术大师的清风,你便会情不自禁地留恋起卢卡。




在古城墙一角享受日光浴的女士们

(未完 下转c19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