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东南欧浪游 莫斯塔尔的拱桥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6-29 16:19 我要评论

五月十五日至二十六日参加了曼香团在欧洲旅游,旅游四个由前南斯拉夫独立出来的小国家:波黑(Bosnia.and.Herzegovena)、蒙特尼哥罗(Montenegro)、克罗埃西亚(Croatia)、斯洛维尼亚(Slovenia)。一团四十六人,有二十八人从华府出发。
~~~~~~
 
五月十七日(周五)中午一时离开波黑首都,前往波黑南部的莫斯塔尔(Mostar)。长距离拉车近三小时,四点抵达目的地莫斯塔尔。当地导游Jesmin首先欢迎我们来到莫斯塔尔,波士尼亚和黑塞哥维那(Bosnia.and.Herzegovena)国的第五大城市。她强调,国名太长,常被误称为「波士尼亚」是不对的,要加上南部的「黑塞哥维那」才对。何止是长,要正确发音都不容易呀!但是,她为自己的家园「争名声」,我为她点个赞。她接着问,是否长途搭车太累了?待会可到老城区踩着鹅卵石,按摩脚底。
 
一九九二至一九九五年波黑独立战争,年幼的Jesmin随家人避难北漂,去了挪威。战后独立,又回到了家乡,朋友都说她疯了,回来干什么!?家乡经济不景气,失业率高,月平均收入仅三百欧元,战争残酷,后遗症不少,生活就是一个苦字。莫斯塔尔的经济以旅游业为主,社会上贫富差距颇大。多人出走海外赚钱,寄钱回家,但家庭骨肉分离。
 
莫斯塔尔的歴史悠久,可以追溯到史前时代,中世纪时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所以城市深受土耳其文化的影响,清真寺或回教文化的踪迹随处可见,是穆斯林观光客必游的歴史文化景点。也是回教徒的Jesmin强调,波黑的女性回教徒是不用罩着面纱的,罩着面纱的女性都是外国来的观光客。其实《古兰经》内未严格规范女性教徒要罩着面纱,多数教派却认为至少应佩戴头巾。基于教义解释上的分歧及各地文化的差异,穆斯林女性服饰也发展出极为多样的形式,越开放的城市女性越可自由选择样式。
 
旧城区中最著名的标志就是那座拱型石桥。最初建于一五六六年的木桥,是为旧桥(Old Bridge),那时是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又名为奥斯曼桥。木桥于波黑独立战争时倒塌,十年后才又重建,重建成石材斜坡拱桥,更显厚实稳健、古朴悠悠。拱桥下是南北流向的娜瑞特娃(Neretva)河,整个旧城区主要在娜瑞特娃河两岸,河岸是石灰岩地质结构,沿途风光旎丽,风情无限。不少餐厅都集中在河畔,让食客欣赏最佳的河岸美景。
 
旧桥下西边有一处较大的石灰岩岸,占地面积颇广,水流速度较缓,不少游客在此驻足观景摄像,俨然必临的亲水观桥景点,到此一游的最好证明。桥下仰望拱桥,身旁流水潺潺,昔时桥毁桥立,清风湍流是见证。岩岸有一人垂钓,两狗闲躺,自占一席之地,尽享一己之静,「他观任他观,清风拂山岗;他摄任他摄,夕阳映大江。」桥身的栏杆上,竟然有些衣服挂著晾晒,真是充分利用太阳能呀。一群人的观光景点却是另一群人的居家后院,也甚有趣。
 
曼香团长给我们的自由时间倒挺充裕,我们走过拱桥到老街的另外一区。拱桥之美,在远观,在近临,在踏在光滑石面上的一步一印、一景一思,在缓步上坡、在徐行下坡。拱桥的桥墩,基座坚实,扛得住天灾人祸;拱桥的路面,每隔一步距离有一横凸起的石块,是防止跌倒、便于人们漫步吧。拱桥联系著河的东西两岸,像是串接着东西文明。桥下流水,水生万物,载运着生生不息,穆斯林确实是个爱水亲水的民族。桥上有专门赚观光财的跳水表演者,叫喊著,七十欧元一次,后来降到五十元、四十元都没有足够的兴趣,观光财也不容易赚。
 
旧桥博物馆于二零零六年开放,以庆祝旧桥重建两周年。博物馆位于旧桥西岸的塔拉塔(Tara.Tower)内,记载与旧桥相关的主要历史事件,提醒著历史的伤痕、战争的无情,也存放著二零零二年重建期间发现的考古物品,以及塔下发现的古代遗迹。顶部可登高望远,眺览莫斯塔尔的全景。
 
莫斯塔尔老城区的特色就是绿水、拱桥、石块地,战争、回教、观光客。西方歴史似乎太复杂了,打来打去,破坏、修护反复进行,族群更替杂处,文化互浸多元。战争遗留的破屋残瓦弹痕,市区中一处一角,时有所见。远处有座和平钟塔(Mostar.Peace.Bell.Tower),建于二零零零年,高107.2公尺,属于莫斯塔尔圣彼得和圣保罗教堂的一部分,耸立于城市一隅,为城市祈求和平。
 
拱桥两岸的老城区,商店和摊位遍布巷弄,商品色彩缤纷,有回教风味,是观光客探密寻奇的乐园,多彩多样的意大利冰淇淋美味又便宜,买个一球两球,顺便借用厕所。沿着鹅卵石街道漫游,可看到奥斯曼建筑和文艺复兴时期建筑的痕迹,同时聆听到不同宗教信仰和种族的对话。西里尔文(Cyrillic)字、拉丁文和阿拉伯文作品,奥匈帝国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房屋,酒吧、餐馆和土耳其浴室,都以奇特的方式和谐共存。
 
东南欧旅游的第一个晚餐,全体团员在河畔的某一餐厅吃鲜鱼大餐(对我来说可是一盘小餐😜),听湍急的河水声。晚上就住在莫斯塔尔山区半上腰的旅馆。很是一般,据说是三星级旅馆。旅馆只有一个小电梯,如何载得动一团四十余人?行李与团员将整个大厅(其实只是个不到十坪大的小厅)挤得难有立足之处,都在等著上上下下的小电梯。晚上十点多我仍在旅馆小厅写作,见一团说著中文的旅游团又进来了,吓坏我也,赶紧搭了电梯回房去。
 
《2019年6月10日于华府》


 
拱桥下的金鸡独立


 
在河的东岸远眺拱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