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狗叛徒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5-08 13:46 我要评论

一九六二年九月,新学年开始,我在安徽大学外语系英语教研室当上了「临时工」。没想到,俄语教研室也有个「临时工」,是一位姓吴的老先生。虽说二人都是「临时工」,我和他的身份、地位却有天壤之别。我是从劳改农场「保外就医」的「极右分子」,他是从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荣休的高级俄语翻译。外语系党总支书记兼系主任是他在军事学院的老上司,对他十分器重,转业到安大就邀他同来执教。吴老师年逾花甲,鬓发半白,瘦骨嶙峋,不苟言笑,人人尊称「吴老」。「统战对象」学习会上发起言来,一口江西官话,有理论,有实际,人人洗耳恭听。每逢政治运动,吴老必作典型发言,作为大家学习的榜样。「统战对象」多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吴老却是别有一番来历的过来人。原来吴老是一九二二年加入中共的,像他这样老资格的党员当然是凤毛麟角,可惜后来不幸与「组织」失去联系,在旧社会便不得不依附旧政权混一碗饭吃,于是只能委屈吴老当一名党外布尔什维克和「统战对象」了。好在吴老对党的事业衷心耿耿,并不介意甚么「政治待遇」,一心一意「发挥余热」。除去讲授本行的俄语翻译,他还主动为青年教师辅导中国古典文学。难怪大家提起这位老人来,无不肃然起敬。

没想到,吴老奉若神明的那位「伟大领袖」发动文化大革命,下令「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位老革命竟然也成了横扫对象。曾几何时,德高望重的吴老变成了人所不齿的「叛徒」。他胳臂上套着白布袖章,上面是他用工整的颜体写的「叛徒」两个大字。作为「摘帽右派」,我是当然「牛鬼」,有幸经常和老吴并肩劳改(「吴老」的称号当然已作废了)。这时青年学子都忙于「闹革命」,大学的「工人阶级」忙于「领导革命」,校园里一切体力劳动,一切赃活、累活,统统成为一百多名「牛鬼」的专业,老吴年近七旬,是「牛鬼」中的元老,干起活来可一本正经,从不含糊。

(十九)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