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教授原来是草包(下)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5-08 13:41 我要评论

9月中,安大红卫兵开始“扫四旧”。一天清晨,令人毛骨悚然的高音大喇叭发布了“外语系红卫兵司令部”的一号通令,勒令全系十名“牛鬼蛇神”于当日上午九时到水泥球场接受批斗。十名“牛鬼”又是由冒效鲁领衔,在下区区临时工敬陪末座。九时不到,我走近批斗现场,看见其余九名“牛鬼”已整整齐齐排列在球场中心,便赶紧入列站到排尾。我们面前堆满抄家的文物家具,四周观者如堵,胜过传统的“示众”场面。红卫兵头目高声怒斥外语系“牛鬼”搞资产阶级复辟的滔天罪行,指着冒效鲁的鼻子骂道:“冒效鲁,你出身反动,在旧社会作恶多端,解放后党和政府不咎既往,给你立功赎罪的机会。而你本性不改,拿着党和人民的优厚待遇,正事不干,写反诗,搞四旧。这些从你家里抄出来的封、资、修黑货,就是你阴谋变天的铁证。冒效鲁,你还不低头认罪吗?”冒老面不改色心不跳,大声答道:“触目惊心,罪该万死!”那一副大义凛然、煞有介事的神态真教我服了。

批斗会后,规定我们每天上午劳动,下午学习。当天下午二时开始学习,我竟然官封“牛鬼蛇神”学习小组长,外语系教授、老讲师衮衮诸公,都归我“领导”。所谓学习无非是人人交代检讨,互相揭发批判。听冒效鲁(已经无人称他冒老了)检讨交代几乎是一种享受。他的开场白很妙:“我姓冒,冒充的冒,我是一名死不悔改的反动知识分子,却冒充什么教授、诗人,真是恬不知耻。”交代起历史来,一口“京片子”,侃侃而谈,如数家珍,毫无愧色。可是结尾一定加上:“我的罪行罄竹难书,一死不足以蔽其辜。”有一天会下,我问他:“老冒,你一死还不能赎罪,欠下的罪谁来还呢?”他一面抽烟一面说:“唉,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嘛!还不完的债还可以一笔勾销吧。”随即呵呵一笑。

1968年秋,“清理阶级队伍”开始,几十名“校管专政对象”被关进了“牛棚”,冒老和我都在其中。冒老身困“牛棚”,居危如安,谈笑如常,高级香烟照抽不误。一般批斗会他早已应付裕如,视同家常便饭。只有一次,在大礼堂举行批斗校领导“招降纳叛”大会,冒老充当首席陪斗,“喷气式”足足搞了一个晚上,结果他和校长、副校长都是让人抬回“牛棚”的。第二天,三老都在“牛棚”里躺了一整天,冒老的饭是我从食堂打回来的。

12月,遵照“最新最高指示”,安大迁往农村,和贫下中农相结合,“搞斗批改”。三千名师生,“牛鬼蛇神”在内,浩浩荡荡,徒步长征三百里,前往和县霸王别姬的乌江公社。冒老和我被关进外语系在南庄生产队的“牛棚”。及至冬去春来,十几名“牛鬼”又分散到各班级在几个生产队的小“牛棚”,南庄只剩下冒老和我相依为命了,由红卫兵陈宇负责监管。小陈是俄语系学生,淮北农家子弟,粗眉大眼,秉性耿直,不时和工宣队师傅发生顶撞,却好与老“牛鬼”谈诗论文。老冒和我身困“牛棚”,居然可以放眼古今,与小牧童放言无忌,也算人生一乐也。

一日,牛郎把两头老牛赶到霸王庙去放牧。老冒也不过刚刚六十岁,却故意摆出一副老态,步履蹒跚。恰好庙前地面年久失修,凹凸不平,他失足摔了一跤,小陈慌忙把老人家扶了起来。诗人脱口而出念道:“霸王庙前出洋相,教授原来是草包。”我也未加思索续了两句:“牛鬼蛇神我不要,滚回人间去改造。”陈宇哈哈大笑,连声说:“妙!妙!妙!”当天他又到同学中去传播,后来因不抓“牛鬼”思想改造,散布“反诗”而受到严厉批判。

清队之后,我被分配到另一个公社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成了一个生计全无,游手好闲的“牛鬼”,冒老则落实政策重返安大,又写起诗来。1973年,有答钱钟书的七律一首,诗曰:

  鹪鹩暂喜一枝安,
  逋客而今也属官。
  挥手五弦聊送日,
  转喉千偈任翻澜。
  当筵尔汝愁颠倒,
  历劫风花阅险艰。
  睡过东风君莫笑,
  举头明月许同看。

劫后余生,诗魂落寞,令人感喟。

我直到1980年才重返北京任教,1987年10月初应邀返安大讲学,冒老携陈宇来宾馆探访。冒老并不见老,谈笑风生,豪情尤胜当年。小陈已成家立业,任职数学系,对冒老执礼甚恭。谈话中提起霸王庙之行,陈宇一口气背出了那首“反诗”,我们仨都禁不住放声大笑。我因工作关系匆匆返京,行前到冒府向冒老和夫人告别,他说希望我下次来多住几天,好好神聊一下。岂料次年春,他就因心脏病遽发而弃世了。那年匆匆一聚,竟成永诀!虽往事如烟,然终难去怀。流寓海外,西望云天,敢以同棚之情为故人遥奠。

20047月于美国维州猎人森林客寓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燕卜逊(下)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燕卜逊(下)

    2019-05-04 21:55

  •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燕卜逊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怀念燕卜逊

    2019-04-24 16:02

  •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旗:忆良铮

    孤 琴 第三辑:忍看朋辈成新鬼 旗:忆良铮

    2019-04-17 22:49

  • 第三届俄州功夫太极日圆满落幕

    第三届俄州功夫太极日圆满落幕

    2018-10-26 19:50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