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我杀了我妈妈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5-05 12:28 我要评论



本片是泽维尔·多兰自导自演的处女作,当时年仅20岁的他却在戛纳电影节上揽获三座奖杯,成为世界关注的电影新星。

电影带有他浓烈的自传气息,青春期的同性恋男孩与母亲无法和解的亲情矛盾。




16岁的少年于贝尔父母早早就离婚了,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原本母子俩的感情极好,是邻居都羡慕的温馨家庭。

然而随着于贝尔年龄增长,他发现自己与母亲之间变得愈发难以沟通。




一段正常的对话发展到后来就沦为了争吵,母子间的距离渐行渐远。

一次课堂上的学生未来就业统计作业,需要征求父母的意见。

而于贝尔则说自己的母亲已死,就这样“谋杀”了妈妈。

之后事情被母亲知道,再度加深了两人之间的矛盾,日复一日的争吵让于贝尔想逃离家庭。

在他心里唯一的柔软处是自己的同性男友安东尼,只有和爱人在一起才能感受到家庭中不再有的温情。

男友也劝说于贝尔放下对母亲的恨,于是他为了缓和亲情矛盾而开始尝试,慢慢改善两人僵化的母子关系。

但他发现这比想的更难,无法逾越的代沟,思想上的差异让两人始终无法达成和解。

并且随着于贝尔、安东尼的同性恋情曝光,母子之间的关系再次回归到冰点之下。

母亲不顾他的激烈反抗,强行将其送到了寄宿学校,让于贝尔远离了熟悉的环境。

十年的沉默有时候只需十秒就能打破。

但他们却选择了等待,等待对方的主动。

有人说孩子在等待父母的一句道歉,父母在等待孩子的一句感谢。

可最后却是两败俱伤,怀着心中对彼此的怨恨度过了一生。

影片的最后,于贝尔在男友的帮助下逃离了寄宿学校,前往曾经幼年时母子居住多年的破旧老房子。

母亲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感到崩溃。

当她静下心来回忆母子的温馨,他们彼此相依的亲情,最终沿途找到了老房子。




在那块历经沧桑的岩石上,两人并肩而坐,相顾无言。

这一刻好似回到了多年以前,隐约能听见曾经母亲的呼唤,儿子的撒娇。

“我杀了我妈妈”是一种想法,当于贝尔在脑海里构思了多少种母亲的死法,却最终化为咆哮,逃离了。

家,是讲爱的地方,不是讲理的地方。

任何一方的伤害都是对亲情的践踏,回到北大弑母案上,母亲死亡,儿子入狱。

吴谢宇发泄了怒火,然后呢?

得到的是漫长的牢狱生活,母子矛盾永远无法化解,谁也没有赢。

母亲对儿子的控制,儿子对母亲的反抗。

亲情中没有胜利者,跟自己的父母、孩子达成和解,不要演变到无法挽回的局面才开始后悔。

我希望我们不再重复这样无止尽的家庭悲剧。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久病床前有孝女

    久病床前有孝女

    2016-09-20 19:22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