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经典微小说:《金项链》,看哭所有人...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5-05 12:26 我要评论



母亲和李姨是同一年同一天嫁到我们村的。她们似乎有某种默契,成了最好的朋友。

母亲和李姨有空就在一起说话,她们聊得最起劲的话题是项链。

母亲和李姨都说,做一场女人,如果没戴过金项链,将是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那年月想要一条金项链无异于是白日做梦,但母亲和李姨一直在做着这个梦。

母亲生下了我,李姨生下了小娟后,母亲和李姨说项链的事少多了,但隔不了一段时间,还是爱提起。

几年后母亲和李姨积累了一些钱,准备去买项链,可是,这时村里已经有很多人家开始拆除土砖坯房,新做红砖瓦房,父亲和姨的男人也都想做新房,母亲和李姨当然知道谁轻谁重,她们把钱都拿了出来。

在母亲把钱交到父亲手上时,父亲说,孩儿他娘,等过几年日子好过了,我一定给你买一条金项链。

可是,父亲的这个诺言一直没办法兑现,倒不是父亲忘记了当初所说的话,而是随着我的长大,读书,上大学,要用钱的地方太多。

李姨家的情况比我家好不了多少,小娟读到高一时生了一场病,病好后没再读书,到武汉打工去了,去年出嫁了。

去年,我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领到第一份工资后,第一个行动就是给母亲买了一条黄金项链。

那天晚上回家,当我拿出项链给母亲戴在脖子上时,母亲哭了。母亲戴着项链在镜子前一动不动地站了快半个小时。

第二天,我叫母亲戴上去李姨家,给李姨看看漂不漂亮。我满以为母亲会极开心极兴奋地送给李姨看看,可是母亲叹了一口气后却摘下了项链,并叮嘱我和父亲,不要在外面说她有了项链的事。

我疑惑不解,问母亲为什么,母亲说,我和你李姨多年前就想要一条项链,现在我有了,李姨没有,这样会伤害她的心。

我没想到没读什么书的母亲竟然有这样的境界。就这样母亲把项链压在了箱底,一压就是半年。

天有不测风云。我没想到,我那身体一向很好的母亲突然病倒了,到医院一检查,肝癌晚期。在母亲的病床前,我泪流满面。我说,娘,我把那项链拿出来,你每天戴着吧,母亲摇摇头。李姨天天来看母亲,她们谁都没有说项链的话题。10天后,母亲在痛苦的呻吟声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母亲入殓的那天,李姨来了,李姨手里拿着一条金项链说,老姐妹啊,把这项链戴去吧。李姨要动手戴在母亲的脖子上,我拦住了。我从箱底拿出了母亲的那条项链,小心翼翼地戴在了母亲的脖子上。

我们把母亲送上了山。

回来后,李姨到我家看着母亲的遗像失声痛哭。等李姨平静了一些后,我和李姨说起了项链,我问李姨是哪来的项链,李姨说,小娟去年就给我买了,可是我没戴,我怕我戴上后,伤了老姐妹的心。

我哭着拥抱了李姨,就像拥抱我母亲。

(环球美文精选)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18个年度最佳微小说

    18个年度最佳微小说

    2019-03-23 23:08

  • 大师的青春修炼手册: 俄罗斯文学大师自传体作品经典重现

    大师的青春修炼手册: 俄罗斯文学大师自传体作品经典重现

    2019-03-22 20:21

  • 孤 琴 第二辑:旧书重读似春潮 德莱塞的短篇小说艺术(下)

    孤 琴 第二辑:旧书重读似春潮 德莱塞的短篇小说艺术(下)

    2019-03-16 21:54

  • 冯骥才沉淀30年重返小说: 《单筒望远镜》再续“怪世奇谈”

    冯骥才沉淀30年重返小说: 《单筒望远镜》再续“怪世奇谈”

    2019-01-05 20:40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