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遥远的樱花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4-20 22:08 我要评论

又是四月,华盛顿特区的樱花又开了。微信朋友圈里朋友们晒上来大片的樱花,伴着长长短短的感言,洋溢着灿烂明媚的春意。

来美不久,就得知四月赏樱是华盛顿特区的一大盛事。早年有学友得知我从扶桑之国迁来,特意转来特区樱花满开的新闻图片。潮汐湖畔的樱花开得灿烂,开得繁盛,背衬着华盛顿纪念碑、杰弗逊纪念堂,抑或是林肯纪念堂,在地球另一边的异国他乡又开出另外一种庄重的风情来。




有樱花初开就早早赶去采风的,也有忙中偷闲于满开之际赶去汇入赏樱大军的。摄影爱好者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春天的盛事,更有发烧友背着相机,扛了长枪短炮候时候点的......潮汐湖畔,各种肤色的人们接踵而来,络绎不绝,给特区四月的春天抹上熙攘焕然的一笔。

搬到大华府一带,一晃也有近二十载。星转斗移,往事远去,对于樱花的记忆却始终萦怀不绝,停留在那且淡且又悠长的回忆里。

当年初到日本,第一站便是那关西的海港城市神户。背山面海,气候宜人,历史上洋风浸淫较早,使神户成为一个远离大都市喧嚣的宜居而又摩登的城市。除了北野的异人馆地区洋楼错落有致,街角巷口的家庭咖啡馆环境雅致、各具风味。山手通一带的街道整洁、安静。三宫车站前大百货店里的男女时装,自然鲜丽入时。享受了一阵留学生会馆的优渥住居,三个月后终于搬到了老百姓的屋子里,开始了同有汉字文化的东瀛之地的旅居生活。

中谷庄,乍听名称,可以让你想象一阵诗与远方。其实那只是一栋老旧的木造三层分租小公寓。费了一些周折,我和她住进了一零一。

紧邻路边的中谷庄入口就有一株缨树,当时出入其下,日日不以为然。起先住在位于港岛的国际学生会馆时,整个就是一个住在花园里的感觉。晴天没有灰,雨天没有泥,从上海带去的鞋油硬是给放到干掉为止。春天的花儿锦簇绽放,夏日的枝叶油绿成荫,更不用说那夜幕降临后港湾的灯火一似天上的繁星......




第一次有领略赏樱的感觉是看了她参加留学生远足时拍的照片。神户郊外须磨公园的大草坪边缨树好几大颗,枝条舒展,淡粉的樱花满开枝头。重要的是,没有拥挤的人潮,没有摩肩擦踵。

平日里,一个忙于去实验室、一个忙于上班干活,日子过得也挺紧凑而有节奏。周日可以歇一下,作一调整。我和她的屋子不大,四畳半,三下五除二就算打扫完了。当时有位沪上的老同学恰巧也在神户念书。老同学单身,周日就到我们家来洗涤衣物。有时她就买菜烧菜留老同学一起吃饭。老同学有时也带酒来,主动要求同桌共饭。所谓的他乡遇故知,是那时候我才有了那么点感觉。

有时我也到小马路对面卖酒的铺子里去买酒。那酒店很传统,里头有个柜台,除了柜台后面的货架,各色酒品是放在店堂中间卖的。除了卖酒它还卖盐。卖盐的专卖牌子钉在门楣上旧得有点像古董了,但不锈不烂。买完酒回来,“进庄”时一定是走那缨树下过的。当时没怎么感觉,现在回想起来,午后阳光下的樱花压着枝条,在我走过之时向我点头,应该是很有画面感的,或者说很有点不言的情意的。

真正感受到樱花之美是在住吉川两岸的缨树景色面前。那个周日是大好的晴天,我和她去西边的大安亭市场买菜。走去十来分钟便是住吉川。住吉川自六甲山下来入海,说是川,其实已经是有着水泥岸壁的排水河道了。过桥的时候,转脸向山的方向望去,河道两边的缨树繁锦两列,蜿蜒向山腰逶迤而去。一瞬间春日阳光下绚丽壮阔的感受是那样的冲击,以致难忘。

一年多后,我随她搬到了关东的千叶。我们先住在千叶大学医学部附近的矢作町,那儿不远的地方就是高筑的千叶城城楼。周末我们曾去那儿散步,城楼境内自然有缨树婆娑。春天的时候,樱花是这儿一片、那儿一片。樱花阵掩映的那边,隐约显露出千叶城的白墙青瓦来。从市内回来,公共汽车每每经过那儿,我们都要仰脸看一下那高高的城楼和城脚的花海。

大东京地区一都三县,千叶县在它的西面。有名的上野公园近了,我和她慕名去过一次。而上野公园于中国人的深刻印象应该是鲁迅先生《上野公园的樱花开了》那篇文章起了很大的作用。在东京,实际上看樱花的好去处更有其他一些地方。譬如说天皇的家皇居西侧的千鸟渊绿道,新宿的御苑,原宿的明治神宫,代代木公园和隅田公园,其他还有浅草寺、涉谷车站附近的公园等等。都会里人多,我更中意的是去郊外或小地方的有景致处赏樱。记忆中比较有感觉的是靠近横滨那边的久里浜地区的八幡神社,甚至还有我一个人留守日本时,离工作地点较近的多摩川河堤上的缨树林。一个人看花时,真有“山寺桃花始盛开......”的那种感觉,有绚烂、又有岑寂,对日本民族的樱花情结的感悟似乎更入其境。

日本人赏樱往往是带着酒食、席地而坐,边饮边聊边赏花的。运气好天气不太凉的时候还可以坐在树下就着灯光欣赏所谓的夜缨花。摇曳在神社鸟居门楼深处的缨林,自然与潮汐湖畔的樱花景色意趣相左许多,于我来说那确确实实是有文化本质上的差异的。




我还去过京都,为工作从神户往返过大阪,参观过横滨的水族馆和中华街,短途游去过伊豆的乡村和铫子的渔港,还有曾作深度游的静冈二条城,以及出席过富士山麓的露天剧场上演的夜场和服秀大会......还有我曾在籍学习过半年的赤门之内的东大校园。所有这些都已随岁月的远去成为我生命中如烟的往事。      

往事如烟,色彩淡淡却时常浮现。那些樱花,还有那时常忆起的日日夜夜,如今已是那么遥远。我怀念那些樱花,也怀念在东瀛的那些日日夜夜。啊,我遥远的樱花!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路灯下的孤影

    路灯下的孤影

    2019-03-12 08:39

  • 渐行渐远的孩子,一栋房子的回忆

    渐行渐远的孩子,一栋房子的回忆

    2018-11-03 17:18

  • 永远的皇冠

    永远的皇冠

    2018-07-06 16:00

  • 那里的春天依然美丽 王丹凤--永远的小燕子

    那里的春天依然美丽 王丹凤--永远的小燕子

    2018-05-04 18:20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