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孤 琴 第二辑:旧书重读似春潮 德莱塞的短篇小说艺术(下)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3-16 21:54 我要评论

在《婚后》中,一位天性活泼、又交游广阔的青年钢琴家偏偏娶了一个与艺术和艺术家格格不入的愚美人。新婚燕尔,妻子就吵吵闹闹,哭哭啼啼,发动了一场驯服丈夫的战斗。等待着他们的只能是没有爱情的婚姻﹕「他将总是在安慰和哄劝,而她将总是在哭泣和懊恼。」双方都「已经开始体会到人生的悲剧、人生的平常、人生的悲哀和伤痛。」

《自由》和《婚后》都是从故事主人公的角度来写不幸的婚姻,展现了善良、敏感的灵魂如何在习惯势力的重压下受难。《礼教》则是从一个敏锐的局外人的角度来写一出不幸的婚姻悲剧。一个风流倜傥的青年记者偏偏娶了一个面目可憎的黄脸婆,于是他又爱上了一个年青美貌的姑娘。不料事情败露,舆论大哗,女的蒙冤下狱,男的倒被礼教吓破了胆,迫不及待地背弃恋人,和那陷害无辜的老婆言归于好。 

《第二对象》从择偶的角度挖掘了不幸婚姻的主题,也是作家的短篇代表作之一。一个小家碧玉,善良而热情,面临着选择对象的痛苦困境﹕她爱轻浮孟浪的阿瑟,却为他所抛弃;她不爱忠厚迟钝的巴敦,却不得不强作欢颜准备嫁给他。等待着她的是千篇一律的小市民生活的俗套﹕生男育女,操持家务,没有爱情,没有赏心乐事。思前想后使她饮泣吞声,在绝望的深渊中哀吟。

德莱塞善于选择故事情节发展中的关键时刻,作为挖掘人物内心世界的突破口,前后呼应,层层深入,从而展示出一颗善良灵魂受难的悲剧。《自由》一开场,正值主人公的妻子卧病垂危,这个戏剧性的时刻触动了主人公的万千思绪,在心灵的舞台上重演了漫长的婚姻悲剧。作家让他的主人公回忆起几年来家庭生活中一件又一件平淡而伤心的琐事,翻来复去,不厌其烦,不知不觉之中刻划出这个痛感此生虚度的老艺术家的无可奈何、千回百转的悲哀。    

《第二对象》也是这种艺术的一个范例。不仅如此,作家又在广阔的社会画面上,以向往爱情和美好生活的女主人公为中心,塑造了阿瑟和巴敦两种对比鲜明的性格,以对一去不复返的短暂欢乐的回忆衬托出眼前的悲哀和未来的黑暗,从而使一个情节简单的小故事成为一个发人深省的悲剧。

将大量毫无戏剧性的细节汇集成一出动人的戏剧,将平淡点化为神奇,这正是德莱塞短篇创作艺术的独到之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荣武堂第二届散打比赛圆满结束

    荣武堂第二届散打比赛圆满结束

    2018-12-07 14:40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