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我给赵小兰部长和孔令和女士送快递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1-05 21:55 我要评论

提到孔子自然而然想起大华府山东同乡会两天前刚举办的祭孔大典。赵小兰部长说,很遗憾她不知道消息,不然至少会送个祝辞。谈祭孔,自然提及孔子第76代直系嫡孙女孔令和女士。赵部长马上关心地问Auntie Anita (孔令和婚后名字为董孔令和,英文名Anita Tong)的近况。



12月10日,在一年一度的部长招待会上再次见到赵小兰部长。刚打过招呼,她就说,“我们用中文聊吧,我也练练中文“。 赵部长八岁移民美国,照理早已“西化”了,但她汉语还蛮好。她问我从哪儿来。我告诉她我来自山东。然后不假思索地说是孔子的故乡。提到孔子自然而然想起大华府山东同乡会两天前刚举办的祭孔大典。赵部长说,很遗憾她不知道消息,不然至少会送个祝辞。谈祭孔,自然提及孔子第76代直系嫡孙女孔令和女士。赵部长马上关心地问Auntie Anita (孔令和婚后名字为董孔令和,英文名Anita Tong)的近况。

孔令和女士和赵家交情深厚。她丈夫董绍基在世时,董赵两家来往较频繁。赵小兰当年做白宫学者时,董家给予她很多照顾。另外赵小兰与孔令和女儿董恺悌(Kaity Tong, 纽约电视节目主持)算是朋友。孔令和还曾为赵小兰做过媒呢。遗憾没成。也幸好没成,不然就不会有现今的上议院议长夫人了。

赵部长还清楚记得Auntie Anita已是96岁高龄。我说去年山东同乡会给她庆祝了96岁生日。三周前(11月18日)她刚刚过了97虚岁生日。赵部长笑着说,“中国人喜欢充大、充老”。 临别时,赵部长让我转达她对Auntie Anita 的问候。我表示一定向孔大姐亲自转达。哦,97岁老人咋成了大姐了?其实是她不愿别人把她叫老了。她曾任美国之音制作、主持、和主播多年。当年的Anita Tong 算风靡一时的才女加美女。所以媒介尊称她为“董美人”。昔日的辉煌她记忆尤深。你若叫她董美人,她无异议。但我们以乡亲的名分叫她孔大姐,她也很高兴。




12月13日,约山东同乡会前会长孙先生一起去探望孔大姐。她一如既往,会客前精心妆办,精神抖擞地出来迎接我们。我转达了赵部长的问候。孔大姐忍不住跟我们讲述很多关于董赵两家的趣闻轶事。最关键还是述说她曾为赵部长保媒的佳话。她愿把珍藏的一本精美孔子生平画册送给赵部长。感谢孙先生把自己的珍藏本补赠给孔大姐。我们代劳为她准备了一张精致圣诞卡。孔大姐边写祝词,边重复说她的字曾经写得很漂亮,现在老了,手不听使唤了。但她的笔迹仍不失当年的柔美。

写封面时,大家犹豫如何称呼合适。称赵部长或赵小兰部长似乎太正统,也显关系疏远。直呼小兰又略显不恭。孔大姐思维敏捷,人家用了“赵部长 小兰” , 不失尊敬,又显亲切。




我这“快递员”接到单,准备次日把孔子画册和圣诞卡一起带给赵部长。本想通过她的副幕僚安排个时间亲自将“快递”呈上。后来想她日机繁忙,便决定把东西留给她的秘书转交。之后发了个简短e-mail告知副幕僚,也同时复制给赵部长。估计她不会读我的e-mail。以为此事就算结了。

没想到赵部长让秘书打电话约我去见见她。为此还引起一场小风波。部长的一切对内对外活动都是幕僚长安排。也就是说,任何人要见赵部长都要过幕僚长这个门槛。我把孔大姐的礼物交给部长秘书后已无意再去打扰部长。然而赵部长却“越位”直接约我去见她。或许是误会,估计是副幕僚办公室的人给我的上司发e-mail说我给部长送了礼,并要求见部长。联邦政府下级给上级送礼视为贿赂。情节严重者直接解雇! 额滴妈,你有没搞错喔。我是替赵部长捎去她私人朋友孔大姐送的无实际价值,但有无穷纪念意义的孔子画册。我只是扮演了快递员的角色。不论怎样,害得我跟上司解释。

我以前曾说过,赵部长平易近人,算是接地气的官员之一。赵部长虽接地气,但所有部长该有的“派”还是有的。按美国法律,部长都享有一定特权,包括专车,专用电梯等。进部长办公室要过三道门。第一道门里有两位轮值接待员。我自报家门后,她们知会第二道门里的部长秘书。在短暂等待期间,部长摄影师也进来了。后来才知道是赵部长专为我们会面召来的。

会面时间是下午5点,非工作时间,不应引来流言蜚语。部长秘书M.G.  准点出来把我引进第二道安全门。走过几个办公室,再拐一道弯,才进第三道门,即是部长办公室。赵部长满面春风地迎过来。她的特别助理M. K.女士也在身边。寒暄之后就开始进入“正题”- 随意聊天。 




她事先已在会客桌上摆好孔令和女士赠送的“孔子”生平画册。大部分话题自然是关于孔令和女士。 不少涉及董赵两家的友谊。言谈之中可以觉察到她对董绍基及孔令和夫妇的尊敬。她总是以Uncle George(董绍基英文名)和 Auntie Anita(孔令和英文名)称呼他们。聊天似乎时间过得快, 眨眼20分钟被打发掉了。 赵部长建议我们先照像, 好让摄影师放学。然后她赠送我一本她父亲传记《逆风无畏》。 话题又转向她父亲赵锡成博士。交谈中我用到“令尊”。看她有点懵然,便解释是对她父亲的尊称。我之前听过不少船王赵锡成的故事。他事业很成功,教育培养孩子更成功。六个女儿,四个哈佛毕业。另两位也是名校毕业。关键是个个事业有成。赵小兰因从政,地位显赫。但她总说小妹安吉(继任船王的副茂集团公司)最聪明。提起父亲,赵小兰眼睛放出光芒,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自豪和崇敬。赵家的夫妻及父母与女儿们的亲密关系确实令人羡慕和崇仰。

一晃眼已近一小时,她似乎没有抛锚的意思。我尽量收话题,并向她和她特别助理道歉说拖她们太久。互相道别。次日部长的秘书已将照片备好,赵部长亲自签字。并给孔大姐准备了一个镶嵌有部长印的水晶镇纸。我这快递员又是一单。

周末赶在圣诞节前和太太一起去探望孔大姐。把礼物送给她。孔大姐自然非常高兴。拖住我们又讲述了很多佳话故事。她又惦记着回赠赵部长什么礼物。在场的三位几乎异口同声地婉言谢绝。老人家不只思维敏捷,还风趣幽默。她问,“赵部长喜欢我吗?”  我回答,“赵部长当然喜欢您!”。 没想到,坎在后面。她说,“你把我送给她好了!” 这礼太贵重,她不敢收,我们也不敢送。再者说快递员也要过节,不能再“接活”了。

2018圣诞节,迎来政府机关关门。不用操心快递了。

作者为大华府山东同乡会理事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勤奋敬业 功成名就 ——《谁造就了赵小兰》读后感

    勤奋敬业 功成名就 ——《谁造就了赵小兰》读后感

    2019-01-05 21:59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