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我期待失败,也期待真爱 -----马斯克最感性专访:(六)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04-06 16:45 我要评论



OpenAI 是一个非盈利项目,致力于把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危害降到最低。而 Neuralink 则是想要将科技植入到我们的大脑,创造一种脑机交互的界面。

如果你觉着这两个想法相互矛盾,那你就错了。Neuralink 是为了让我们的大脑在这场智力竞赛中胜出。如果我们能把人类原本具有的智慧和机器的智慧叠加在一起,那么机器就无法超越我们。至少如果你假设人类原本具有的智慧是一种优势而不是负担的话。

今天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Musk 正在办公室里向 Neuralink 的员工播放一部有关人工智能的纪录片。员工们悠闲地坐在沙发或椅子上,他则站在员工前面,讲诉着他「让人工智能变得安全」的严肃使命:「成功的几率大概在 5% - 10%」,他这样说。

OpenAI 所面临的挑战则主要由两部分组成。第一,创造一些比人类更聪明的事物的问题就在于……它要比人类还聪明。让问题变得更糟的是,人工智能不会后悔、没有道德感也没有任何感情——而人性对它来说不过是垃圾中的垃圾。这是 Elon 这个好儿子第二次站在他所无法改变的、残忍的父亲的对立面的机会。

另外一个挑战在于 OpenAI 是一家非营利机构,目前却正在和拥有强大资源的谷歌 DeepMind 进行竞争。Musk 告诉大家,实际上,他投资了 DeepMind,目的是为了时刻观察着谷歌人工智能方面的进展。

「Facebook、谷歌、亚马逊以及饱受争议的苹果,他们似乎很在意隐私,不过他们所拥有的关于你的信息比你自己能记住的还要多。」他解释道,「权力的集中必然会带来很大的风险。如果人工通用智能(AGI)代表着一种权力的极致,难道它应该被谷歌少数几个人控制而没有任何监督吗?」

「睡个好觉」,在纪录片的末尾,Musk 开玩笑说道。然后他又主导了一场关于该影片的讨论,记下一些想法,直白地忽略另一些。他在说话的同时,把手伸进碗里抓了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然后呛到了。

「我们正在谈论人类面临的威胁」,他轻声说道,「而我几乎要被爆米花呛死。」

现在是周四晚上的 9 点钟,我在 Musk 在 Bel Air 住所的前厅等待着对他进行终访。几分钟后,他从楼梯上走下来,穿着一件绘有米老鼠的 T 恤。一位身材高挑的金发女郎跟在他的后面下了楼。

果然,如他所言,他并不是独自一人。

这位女性实际上是他的第二任妻子 Talulah Riley。他们相识于 2008 年,在一起 10 天以后,Musk 就求婚了。他们在 2010 年结婚,两年后离婚,又一年后复婚,又起诉离婚,然后撤诉,再诉讼,最终离婚。

Musk 提议说,做点他不常做的事情:喝酒。「我的酒量不是很好」,他说。「但我喝了酒就会变身大号毛绒玩具熊。特别开心那种毛绒玩具熊。」

他为我们倒了两杯威士忌,我们三人来到他的起居室,起居室里陈列着一台机械式爱迪生留声机,一台 Enigma 密码机,以及一件一战时期使用的短波收音机。

采访期间,Riley 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会听一下我们之间的谈话,一会又看一下她的手机。

Musk 当时的心情与他在 SpaceX 时完全不同,只有那些了解他的人才能注意到。一瞬间,他可能在背诵最近看过的动漫中的台词,下一瞬间,他就开始蛮横地发号施令,又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陷入沉思而忽略你的存在,接下来,他有可能会就某个问题征求你的意见,然后,他会重复一个笑话五分钟,自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多久,可能又表现得好像与你初次见面。所有这些都经历一遍,你就会学会不和他置气,因为他的行为可能和你毫无关系。

我们开始谈论人工智能,或者说是我一直在试图和他谈论人工智能,因为在几周前,Musk 曾发推称,「国家层面对人工智能主导地位的竞争很有可能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但当我就此事询问他的时候,Musk 变得暴躁起来。「我没有答案。我并没有说我他妈的有答案。这一点我一定要说明。我正在尽力弄清楚我应该采取哪些行动才更有可能带来一个更好的未来。如果你有这方面的建议,请告诉我是什么。」

Riley 插话说:「我觉得他的推特想要表达的是『Elon Musk 说,我们都将走向灭亡。』,而不是『嘿,我们来设立一些监管机制吧。』」

马克斯很快表明他没有心情再谈工作。相反,想要给这个世界一些来自个人经验的建议:「我发觉,人一生都在吸取着各种教训,」他说着,脸上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我获得的一个教训就是,不要在吃过安眠药后发推。你可以把这句话发出来:吃过安眠药发推是一种不明智的做法,你会后悔的。」

Musk 拿起 The Onion 出版的一本用来装点咖啡桌的精装画册,开始浏览并笑得前仰后合。「想要明白事物的本质」,他一本正经的说到,「我认为你应该读一读 The Onion,偶尔也可以逛逛 Reddit。」

随后,他又兴奋地问到,「你看过《瑞克与莫迪》(Rick and Morty)吗?」然后谈话迅速从那部动画片切换到了《南方公园》(South Park),然后是《辛普森一家人》(The Simpsons),后来又谈到了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而且,Musk 说,这本小说中的一句话还成了 Musk 家规第一条:「不要惊慌。」

「孩子们总是会为各种事情感到惊慌失措,」Riley 解释道。

「我们家还有一些其它的家规」,Musk 继续说。「安全是排在第三位的。但是我们没有家规第二条。但即使没有第二条,安全也不会从第三条上升到第二条。」

我们的谈话被 Musk 的执行长 Teller 打断,他通知 Musk,霍桑市议会结束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辩论,以 4 比 1 的投票准许 Musk 在该市的地下开凿一条长两公里的隧道。

「好极了」,Musk 说。「现在,我们终于能在自己拥有产权的土地上挖洞了。尽情挖吧!」

他笑了一下自己的表达方式,我明白现在 Musk 并不想和我谈论他的项目和愿景。和一个不懂的人谈论科学问题不会有任何收获的。在这一天结束的时候,他只是想要放松一下,嘲笑一下这个他在试图变好的世界。

当我离开他家时,在门口依然能听到他的笑声。我希望,当火星上立起第一批 Musk 的雕像时,不要做成一个嘴唇紧闭、面容严肃的形象,做得像一只大号毛绒玩具熊吧。

作者 | Neil Strauss
来源 | Rolling Stone
编译 | 机器之能(ID:almosthuman2017) Edison Ke; Rik R; 张震; 邱陆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我期待失败,也期待真爱----马斯克最感性专访:(五)

    我期待失败,也期待真爱----马斯克最感性专访:(五)

    2018-03-30 17:21

  • 我期待失败,也期待真爱---马斯克最感性专访:(四)

    我期待失败,也期待真爱---马斯克最感性专访:(四)

    2018-03-23 18:46

  • 交响大合唱《基督颂》载誉重演

    交响大合唱《基督颂》载誉重演

    2018-01-13 11:42

  • “北维之声”合唱团音乐会令人期待

    “北维之声”合唱团音乐会令人期待

    2017-11-16 21:09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