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我期待失败,也期待真爱----马斯克最感性专访:(五)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03-30 17:21 我要评论

当被要求为「更好」下定义时,Musk 解释说:「更好是指,减轻全球变暖的影响,让城市中的空气更加清洁,不再大量开采煤炭、石油、天然气,因为这带来很多问题,且资源终将耗尽。」

「而如果我们是一个可以在多个行星生存的物种,就会减少一些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我指那些无论是人为的或自然的,使文明灭绝的事件,就像恐龙那样。化石记录了五次大规模的灭绝事件。」

「人们无法理解这些事情。除非你是一只蟑螂或者一朵蘑菇——或是一团海绵——否则你就完蛋了。」他大笑着说,「这就像买人寿保险一样,如果我们能在太空里躲过那场灾难,那么这将使我们的未来更加鼓舞人心。并且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搬到其他星球去。」

这就是 Musk 的意识形态。虽然这实际上非常罕见。想想本世纪与创新相关的其他名人:他们搭建了操作系统、设备、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即使初衷并非如此,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意识形态很快就变成了:如何能使我的公司成为用户的世界中心呢?因此,像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样的社交媒体站点就使用了一些技巧来激活用户大脑中的成瘾性奖励区块。

如果 Musk 的员工提议做这样的事,他可能会觉得他们疯了。这种思维方式和计算无关。「你的行为与你对未来的期许背道而驰,这不是十分矛盾吗?」他直截了当地说,「然后与世界上其他人遵循不同的道德准则,采用一些鬼蜮伎俩,这显然行不通。如果每个人都总想着欺骗其他人,那世界上将到处都是噪音和混乱。我们最好直接一点,努力做一些有用的事情。」

他谈论着建立一个永久的月球基地,以及进一步通过建造载人火箭(能够在一小时之内到达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一种被他称之为「地对地」(Earth-to-Earth)的运输形式)来为 SpaceX 融资。我问他还有哪些令世人惊诧但他觉得可行的事情。

「我觉得忠于真理(being precise about the truth)很可行。真实和准确。我试着告诉人们,『你不必从我的字里行间揣测我的意思。我说了什么就是在想什么!』」

还有一次,我在 Musk 与 SpaceX 工程团队的周例会上注视着他。有八名专家围着桌子坐在红色高背椅中,向 Musk 展示与火星飞船设计的最新进展的 PPT。Musk 在与航空航天界最杰出的头脑保持着技术细节同步的同时,还补充了一个超越逻辑学和工程学的因素。

「一定要确保它看起来不那么丑」,他提了第一次。然后是第二次,「这个设计从美学角度看起来不太好。它看起来像一只受惊的蜥蜴。」最后是一次典型的 Musk 式嘲讽,「当你降落到火星的时候,最好让你需要担心的事件列表足够短以确保你在降落之前没有把自己吓死。」

总的来说,Musk 的反馈主题十分明确:首先,事情必须是有用的、合乎逻辑的、科学上可以实现的。

然后,他着眼于提高每一个层面的效率:有哪些人们视为行业标准做法但其实还有非常大改进空间的事项?

最后,Musk 希望最终的产品是美观、简单、酷炫而时髦的(「他讨厌接缝」,一位员工说),以及,用一个 Musk 在会议上用到的词:「令人惊叹(awesome)」。

还有一个很少有公司会执着于此的元素:个性化。Musk 也在产品里添加了一些非常有个人特色的彩蛋,比如特斯拉的音响系统最大音量是 11 而不是 10(致敬 Spinal Tap 乐队的专辑 Volume 11),或者在 SpaceX Dragon 第一次发射的时候在飞船里放了点「私人物品」——一整轮奶酪(致敬 Monty Python,「奶酪制造工人运气总不会太差。」)

除此之外,最令 Musk 的员工抓狂或兴奋的(这取决于你问到的是谁),是他对于工作预期完成时间不寻常的期望。例如,有一个星期五我去造访 SpaceX,几名员工正疯狂地在办公室与街对面的停车场之间来回奔波。究其原因,在一次会议上,他询问员工要多长时间才能把员工的车从停车场上挪出来并开始为 Boring 公司的隧道挖第一个洞。他得到的答案是:两周。

Musk 问了为什么,在收集完必要的信息之后,他总结道:「我们今天就开始挖,24 个小时不停歇,看看我们从现在到星期日下午能挖出多大一个的坑。」三小时后,车就都不见了,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另一方面,Musk 以设定雄心勃勃的最后期限却不能按时完成任务而著称。Roadster、Model S 和 Model X 都比原定计划要迟,而现在 Model 3——轮候名单大概有 50 万人那么长——正在经历生产延迟。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有很多,但 Musk 总结说:「延迟发货但保证质量比按时交付但敷衍了事要好。」所以让我们期待 Musk 会把它做好,只是不能按时完成吧。因为如果他做不到,他不会装作一副可以做到的样子。
 



2016 年 4 月 18 日,SpaceX's Falcon 9 火箭和 Dragon 太空舱在 Cape Canaveral 航天中心 40 号发射台升空

「我期待失败」,Musk 这样说。他站在旧金山一栋最近刚刚装修完的三层建筑里。它原本属于信用卡账单处理商 Stripe,而现在则属于 Musk,他的两家公司 Neuralink 和 OpenAI 都已入驻这里。

这可能就是特斯拉或者 SpaceX 刚刚起步时的样子。一小群怀抱梦想的人走到了一起,想要利用有限的资源实现一个异常缥缈但宏大的目标。但不同于特斯拉或 SpaceX,这些目标并没有路线图,或者就算是有,也不甚清晰。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我期待失败,也期待真爱---马斯克最感性专访:(四)

    我期待失败,也期待真爱---马斯克最感性专访:(四)

    2018-03-23 18:46

  • 交响大合唱《基督颂》载誉重演

    交响大合唱《基督颂》载誉重演

    2018-01-13 11:42

  • “北维之声”合唱团音乐会令人期待

    “北维之声”合唱团音乐会令人期待

    2017-11-16 21:09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