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落日故人情 缅怀张俊颖校友

来源:未知 阅读: 2018-03-02 16:38 我要评论

【按】张俊颖博士生于1960年,1978年考入安徽大学化学系,1984年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系研究生,德国卡尔斯鲁厄大学博士。张俊颖追思会于2018年2月24日上午11点在美国俄亥俄州托莱多(Toledo,OH)举行。本文改写自追思会书面发言稿。

2018年2月14日,情人节,一个本应是鲜花和爱情环绕的温馨日子,俊颖离开了她相爱相守一生的爱人,撒手人寰。无论再有心理准备,得知噩耗,我仍不能压抑悲痛,任凭热泪长流…

去年圣诞节,按照事先约定,我们与俊颖和方起兄开通了微信视频。当时有两家校友从多伦多去看望他们,我们在视频里聊起了许多往事趣闻,其乐融融。其实在俊颖开朗笑容的后面,病魔已经吞噬了她的健康,她的人生已经开始了倒计时。1月19号,在电话里,她还关心惦记着我们的近况。但到了2月9号,方起兄告知,俊颖已经无力回答电话和走动了。

我的思绪飞回半年前与俊颖重聚的时光。

2016年10月,方起兄告知俊颖于2015年得了胆管癌,经手术治疗和化疗,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和往常一样锻炼和打球。俊颖是运动健将,热爱体育锻炼,体魄强健超常,因此我们也没有太上心。去年8月24号,我们要去芝加哥参加一位老友儿子的婚礼,就和方起兄约好,顺道去看望他们,热切期待着一场欢快的重聚。

然而路上与方起兄联系时,才得知俊颖的病情复发,让我们的心情一下沉重起来。方起兄说,二月复查,发现了癌细胞转移,目前仍在积极治疗中。电话里,方起兄没有多谈病情,只是说,见到俊颖,你们一定会放心的。我们到达Toledo的时候已是黄昏,二位老友望眼欲穿。多年不见,最大的变化是俊颖的健康,从健美一变为消瘦脱形。虽然体力不支,她仍然忙碌着招待我们,谈笑风生。




20172月中旬,俊颖和方起于加勒比海Turks and Cactus Island

方起兄和俊颖是我们在国内时的校友和邻居。那是80年代大学典型的简易筒子楼,墙壁和水泥地板都有裂缝,铁皮门窗变形关不严,冬天室内寒风习习,滴水成冰;夏天室温能高达摄氏46°。一层楼十几家人共用一个水房,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但就这样一间13平米的鸽子笼,还是与房产科艰难博弈得来的成果。在知识分子扎堆的大学里,我们和勤杂人员待遇一样,福利待遇甚至还不如。我们在四处透风的筒子楼里结婚、生子。楼道就是我们的厨房。炉子如果歇了火,就到邻居家炉子上交换一块蜂窝煤。炒菜的时候,大家正好聊天,相处得其乐融融。我们互相见证了两家儿子的出生。可是好景不长,不久之后,大家卷入了出国大潮。方起兄和俊颖去了欧洲,我们到了美国,真正的各奔东西去了。直到大家站稳脚跟,才于1998年重新联系上了。上次见到俊颖是2005年,当时他们夫妇带着姥姥来华府游览。再见面又过去了12年!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人世间的沧海桑田,都让我们这一代人赶上了!

在Toledo方起兄和俊颖温馨的家,我们在微醺中聊起了当年的故事和趣闻,时光倒转,往事如昨,我们仿佛回到了校园时代。俊颖当年在大学是运动健将,曾代表安徽参加过全国大运会。她所创造的安徽省大学生1500米和3000米长跑记录保持多年,如今是否被打破尚不得而知。方起兄的阅历更为丰富,上大学前曾插队多年,官至生产队长,有一次差点死于一场怪病。靠自学的赤脚医生知识,他救了自己和另一位社员的性命。来自黄山的方起兄体格十分健壮,当年也是运动达人,安徽大学的五项全能冠军,在中国科技大学读研时,还获得过五项全能亚军。俊朗帅气的方起兄和娴静健美的俊颖曾是校园伴侣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对。他们因共同的体育爱好和趣味相投走到了一起,毕业后又一起到中国科技大学读研,到伦敦留学,辗转明尼苏达双子城,纽约奥尔巴尼,分多聚少。最后全家包括儿子镭镭夫妇,团聚在有美国制造业核心之称的Toledo。两位化学家一路走来,备尝坎坷艰辛,事业俱各有成,家庭美满和谐。虽然遭此厄运,他们没有被打垮,积极乐观地寻求最佳的治疗方案。方起兄除了上班,担负繁重的科研任务,回家还变着花样给俊颖准备可口的饮食,让她克服化疗带来的厌食,增强体力。9月的劳工节,他们还计划去安娜堡度假。两位老友开朗乐观,笑声不断。

关于生死,俊颖当时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看得开,睡得好,每天坚持步行锻炼。有这样乐观的态度,加上强健的体魄,她的化疗效果很明显,也没有脱发。俊颖还陪我们在居住的小区步行观光游览。她的笑容,融化了我们心头的坚冰。在欢笑中,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面对第二次打击,俊颖没有倒下。除了做力所能及的家务,她还在家上班,遥控指挥研究团队的研发工作,甚至还能自己开车去化疗。多年的研发工作,为俊颖带来数不清的荣誉和专利。在专业领域,俊颖是顶尖的科学家,她所参与开发的薄膜型太阳能电池板,产量高居世界第一。

第二天,俊颖和方起兄在门前与我们拥别。我们感受到了俊颖的坚强与乐观,却没想到此一别,和俊颖竟然是永别…

俊颖是真的累了,无力再与病魔抗争,否则她怎么会忍心离开她相爱一生的爱人,以及孝顺的镭镭和露露夫妇呢?

俊颖,在去往天国的路上,请你稍停脚步,回首来时路,再看看那些留下温馨、幸福甚至艰辛的故地,让那些美好的回忆伴你西行。

纵有千般不舍,我们也只能祝你归途祥和,一路走好!

安息吧,俊颖!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我们在这头,您却去了那头」 黄用张纯瑛连手  书友会缅怀余光

    「我们在这头,您却去了那头」 黄用张纯瑛连手 书友会缅怀余光

    2018-02-02 14:10

  • 此身合是诗人未  --缅怀漫公

    此身合是诗人未 --缅怀漫公

    2017-04-12 17:45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