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西雅图之旅

来源:未知 阅读: 2017-08-30 18:18 我要评论





早就期待着到西雅图旅游。不过,在这次去西雅图之前,我对这个城市知之甚少。印象中,她是一个位于太平洋岸的多雨的城市,是微软,亚马逊和波音(曾经)的总部所在地,如此而已。在飞机降落塔马科机场之前,我努力回忆“西雅图不眠夜”和“北京-西雅图”两部电影中有关这个城市的镜头。结果,除了汤姆汉克斯和汤唯等主要演员的形象,对西雅图的街景一点印象也没有。

(一)城市

到了西雅图才了解到,这个城市并不在太平洋岸边。她的西边是普吉特海湾,海湾的西边是奥林匹克半岛,岛上的奥林匹克山脉像一堵屏障,保护着西雅图免遭西太平洋大风暴的袭击。

我们下榻的酒店在闹市中心,与著名的中央图书馆比邻。那是一座高56米,以玻璃和钢铁为材质的“解构主义”建筑。

闹市区的主要街道,沿着海湾岸边的山坡或平行或垂直修建。从建在岸边著名的派克农贸市场往坡上走,穿过从第一大道到第九大道的南北向街道,其长度和陡峭程度与南京中山陵相似。

我的时间很多,又喜欢走路,因此把市区基本走了个遍。派克市场是西雅图重要的观光点,每年有一百多万游客参观此地。那里的鲜花和海产特别引人注目。鲜花艳美价格便宜,水产品种类多,要价却挺高。至于蔬菜水果,标明“有机”,贵得吓人,但水果真的很好吃。

市区的高楼大厦比不上纽约芝加哥,但是比东海岸的其他城市要多。“太空针塔”是西雅图的地标,高184米,顶部圆形大厅直径42米。“太空针塔”是1962年为21世纪博览会所建。如今博览会会址叫“西雅图中心”。在大块草坪,喷泉的周围,聚集着很多音乐厅和剧场。西雅图交响乐团,歌剧团和太平洋西北芭蕾舞团都非常著名。

在“西雅图中心”的东北面山坡上,有一片“富人区”,现在对游人开放,被称之为“凯瑞公园”。我们去参观了。没觉得有什么特色。倒是在那片山地的北边海湾,有一些“水上人家”给人印象深刻。人们从岸边开始,在水面铺搭木板平台,延伸到海湾中。将简易房屋盖在平台之上。平台之间的水道便成了“街巷”。嗯,“西雅图不眠夜”里似乎有这种场景。 

(二)海鲜

西雅图傍海,海鲜自然是其特产。

30年前,我在北大教书时,担任过班主任。我的那一班学生,如今有一个在西雅图做海鲜的出口贸易。他在机场接了我们之后,郑重宣布,除了工作有约的一天外,每天都要请我们吃不同的海鲜。

富裕起来的中国是北美海鲜产品的大市场。中国人喜欢鲜活海鲜,这里就往中国沿海大城市发送活的海鲜。“象鼻蚌”(广东人称“象拔蚌”,英文是Geoduck)美国人是不吃的。但它却是日本和广东,香港人的最爱之一。这种蚌有两片鹅蛋大小的壳,分挂两侧。中间的软体长出长15-20厘米,直径5厘米左右的虹管。其形状就像大象的鼻子。故得名象鼻蚌。从我的描述中,相信你能想象出,它的外形很不雅。这种外形可能也是欧美人不吃,东亚人爱吃的原因,(至少有人这么说)。




据说这种卵生生物盛产于美国华盛顿州和加拿大温哥华近海大陆架。卵变成幼虫后附着在浅海海底砂石中,长长的虹管在水中摇摆,吸食过往的浮游生物。自从1970年代香港人首次从北美进口此类海产后,市场需求越来越大,导致象鼻蚌频临灭绝。政府部门立刻立法限制捕捞。象鼻蚌是我这位学生海鲜出口的主要产品之一。据说,中国只有沿海大城市的土豪“会”吃这种海鲜。在上海点一盘象鼻蚌要2000元人民币。

这里的渔民不少是土著印第安人后裔。考古发现,印第安人早在4000年前就在西雅图一带居住。他们中的部分人“靠海吃海”,世世代代捕鱼为生。他们清晨出海,潜入海底,从砂石层铲下象鼻蚌。下午渔船回港,中国海鲜公司的司机已经等在码头。中国水产工将象鼻蚌装入能够保持低温的容器,再到飞机场将水产空运到上海,广州,香港等地。24小时之内,尚且活着的象鼻蚌被厨师生生切成薄片,放在冰块上,端上了富豪们的餐桌。

托学生的福,我们不仅第一次品尝这种过去从未听说的海鲜,而且还享受了一次“富豪”的待遇。在一家高级日本料理店,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自始至终待在一旁服侍:调佐料,往火锅里下食材,依次捞起分给食客……。开始有点不好意思被人这么服侍,但很快就坦然了。享受的事情,可能都容易习惯吧。

我不能不大声赞美中国的师生关系。美国的学生同当年的老师能够保持联系的应该是极少。而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受学生的盛情款待了。回想我的老师来美国访问,我也曾接送招待。一切都很自然。想到同著名艺术史专家和书法家谦慎谈起他海归的事,谦慎兄把中国学生对老师好作为一个重要的考虑。他当然是有道理的。



西雅图每年吸引了近200万美国及世界各地的游客,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有着瑞尼尔雪山和奥林匹克国家公园等顶级游览胜地。

(三)瑞尼尔雪山

由西雅图出城上了高速就可以看到瑞尼尔雪山(Mount Rainier)。瑞尼尔山(印第安原住民叫她“塔科马山”)位于西雅图东南方向87公里处,主峰高达4400米左右,山顶积雪终年不化。她是美国境内第五高峰,同时也是北美最高的火山。是的,她是一座活火山,在19世纪曾多次爆发。不过,在1894年最后一次爆发后,便沉睡至今。

从旅游巴士的车窗向左前方看去,瑞尼尔雪山的外形与日本的富士山相像。航拍图上,瑞尼尔雪山像是蓝色海洋边一朵盛开的白花,多片花瓣由主峰顶向四周弯曲着延展开来。据导游说,由于太平洋面湿润的暖流延西边山脚往上漫升,在半山腰遇冷空气凝聚,全年80%的日子里,雪山都会笼罩在云雾之中。我的运气好,赶上少见的好天气,雪山展示出她的全貌。

瑞尼尔雪山周边很大一片范围早就划为国家公园,这样避免了工农业及商业的开发,环境也得以保护。雪山脚下是茂密的温带雨林。林中地面和树干上布满青苔。据说,这种与针叶林共生的青苔,对森林起到了防止火灾的作用,它同时也显示出森林的生命力。一旦森林衰老或病态,青苔便自行消失了。干枯的树木容易被雷电击中导致火灾。而自然导致的(非人为的)森林之火,实际上起到“除旧布新”的作用。新的树木会在“清场”后的沃土中再一次经历生命的轮回。

旅游巴士在山谷中行驶了一段路程,进入国家公园大门后开始绕着公路盘旋而上,抵达访客中心。亨利杰克逊访客中心在天堂峰(Paradise)下,海拔1674米,距离哥伦比亚主峰实际上还很远。不过,那雪峰的气势已然十分了得。

雪山傲然耸立,直插蓝天。白雪覆盖之下,随处显露的褐色山岩,似乎是亿万年修炼出的铮铮铁骨。太平洋面飘来的海洋暖流,令山峰西侧不时隐于或浓或淡的云雾之中。针叶林到了这里停止了向上的扩展。只有少数松柏点缀在满山遍野的绿草和野花之中。草地和野花因为接受了得天独厚的阳光和雨露,长得分外鲜艳妖娆。

从访客中心出发,向北可走到天堂峰的雪线下。一路爬坡,汗流浃背,面对雪坡骤然止步,寒气扑面而来,像是走到大冰库的门口。从这里绕由西边的小径返回,由高处往低处走,斑斓的草地,墨绿的森林,远方带着“雪帽”的山峦,层层叠叠地在眼前展现。清风吹拂,让人身心酣畅。途经走过瀑布边,人的心境似乎也得到了大自然的洗涤,变得清净,怡然。

(四)奥林匹克国家公园

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太美了!在去黄石公园之前,(有人说那里的景致“无以伦比”),我暂时把这里列为美国最美的地方。她美得令人心头发颤。

早晨8:40,李林同学来接我们。因为渡轮刚刚开走,下一班需要等很久,我们决定开车绕过普吉特海湾的南端,进入奥林匹克半岛。听由Google导航,我们一直开到半岛东南的斯戴尔凯斯森林站(Staircase Ranger Station)。在此之前,我们对奥林匹克国家公园一无所知。这样也好,让我们在这里感受到了一个惊喜有一个惊喜。




这处森林站设在山谷密林中。树木遮天蔽日。停车走到河滩,方才看见不远处高高的山峰。沿河岸出发,有专门为游人开辟的,进入密林深处的小路。

奥林匹克公园的森林面积达1480平方公里。密林是各种动物的家园,其中以黑熊,黑尾鹿和山羊数量最多,据说还有150只美洲狮!还好我们看到的只是三五成群的鹿,还有憨态可掬的獾。

这就是真正的温带雨林了。西雅图多雨,每年平均降雨151天。作为城市屏障的奥林匹克山脉雨水更多。局部地区年降水量高达3800毫米!是美国本土降雨量最大的地方。得益于温暖的气候和充沛的雨水,植物恣意生长。四周粗大的树木以松柏为主,许多树干直径达两米左右。有两棵倒在河中的大树被削去枝干让游客行走其上,我目测其长度约四十米。

据介绍,尽管美国人很早就有对大自然的保护意识,奥林匹克山区真正的“原始森林”面积也还是所剩不多。我倒愿意相信,我们踏入的就是原始森林。眼前的景致太奇妙了!像是梦幻般的童话世界。树干枝头长满絮状的青苔。阳光透进密林,形成迷人的光柱。过去听说只有清晨才可能看到这种“丁达尔现象”。我们到那里是中午时分,是因为林中的幽暗,还是由于水汽的弥漫,使林中依然可见光柱射入?李林为我照了一张相,成像中,我的头顶居然出现两道彩虹般的光环!




时间不多,容不得我们在密林中流连忘返。奥林匹克公园有三大类景致:雨林,高山和海滩。一天的行程。那长达100公里的海岸景致留待下次观赏吧。今天,至少我们还要去领略一下群山的巍峨,辽阔和奇幻。

由半岛东南角往北,到位于高山之巅的哈瑞肯访客中心有一个小时车程。从环绕山脉的高速公路转入进山的道路后,我们很快进入穿云破雾的行程。有时云雾浓得让人不得不暂时停下。只见比邻的山峰在云海里沉浮。云开雾散之时,骤然发现,脚下是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

在海拔1598米的山顶访客中心,视野极其开阔。往北可以看到海湾对岸的加拿大维多利亚岛,往东是连绵起伏的群山。山顶积雪覆盖,山峰之间云雾缭绕。我们沿着崎岖的小径继续往山顶攀登,即使没有到达“光辉的顶点”,也感受到了“一览群山小”的境界。




极目远望,起伏的群山向天边延伸。我任由思绪飘向视野的尽头:世界之大,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有必要体会到自身的卑微与渺小。云雾弥漫,道路崎岖,我们不求登顶,但愿向前。前程是远大,还是渺茫,似乎并不是个人努力所能够改变的。我们所能做到的,只是尽量做到身心健康内心丰富,无愧为人一世罢了。(完)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旅美画家李洪涛出席第43届西雅图国际电影节开幕式

    旅美画家李洪涛出席第43届西雅图国际电影节开幕式

    2017-05-25 08:34

  • 登幸运之舰

    登幸运之舰

    2016-05-11 16:21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