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世界

中国女人对付男人那一套 在美国行不通了

来源:未知 阅读: 2017-10-04 15:02 我要评论

一、

两年前,我定居美国洛杉矶,还交了一个地道的美国男朋友,叫杰克。交往半年过后,我们同居了。

去年5月的一天,杰克沉迷游戏,改变了我们原先的出行计划,我很不高兴,大声责备了他几句。他还是老样子,不跟我谈。

“明明就是你的错,我还不能发火?”我很气。

“你这样激动让人害怕,等你冷静下来我们再沟通。”他耸耸肩说,然后继续打游戏,把我当空气。

我听到这话更加生气,一直以来的压抑情绪爆发了出来,随手摔了一个杯子。

“You are crazy(你疯了)!”他说。美国人说出crazy这个词的话,就表示性质很严重。

接着,我神使鬼差地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捡起杯子的碎片,往手臂上狠狠地划了几下,试图引起他的关注。

伤口立刻涌出鲜血,但当时我情绪激动,竟感觉不到疼痛。我坐在床沿上,鲜血染红了床单。

出乎意料的是,杰克直接打了美国911报警电话,说有人割伤了自己。我愣在原地,他不关心我的伤情,还去打电话报警,这关警察什么事?

二、

不到五分钟,警笛声渐渐靠近,一名高大的警察走进卧室,在我面前蹲下来,问我:“你手臂是怎么受伤的?”

我当时心里既伤心又窝火,想说不小心弄的,但听说在美国对警察撒谎后果很严重,我只好老实回答:“我自己故意弄的。”警察非常严肃地跟我说:“他们会带你去最近的医院急诊部,你将在那里等待移送通知。”

我听闻医院的费用很高,尤其是看急诊的费用,于是赶紧说:“我自己可以处理,不用去医院了。”

“你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你必须去,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手段。”警察说。此时另外一名警察向我靠近了几步,我瞬间懵圈了,只好乖乖跟他们下楼。

这时,救护车司机从车上推下来一辆担架车,我伤的是手臂,哪里需要上担架。他们不由分说,让我躺在担架上,把我抬上救护车,护士和一名警察紧跟在后面。

他俩缩着身子坐在我身旁,一人掏出一个写字板,轮番询问我。警察问我证件号,生日,有无吸毒史、酗酒史,是否看过心理医生,之前是否有过自杀行为。女护士则问我有没有心脏病、高血压、过敏史,是否打过破伤风针等等。

三、

几分钟后,救护车抵达医院。警察递给我一张单子让我签字,并向我宣布:“因为你有自杀行为,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接受72小时的监控和精神评估。在这里处理完伤口之后,会有专员把你接到精神病院。”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几个大汉把我绑在病床上,我拼命挣扎、嘴里喊着“我没病”……我打了个冷战,默默地在单子上签字递还警察。

他褪去一脸警惕的神色,满意地说:“谢谢你的配合,祝你好运。”说完就大步流星地离开了。随后,一名年轻的黑人女护士端来一盘瓶瓶罐罐和注射器,说:“我来照顾你”。




此时的我已经冷静下来,这才感觉到右臂伤口的阵阵疼痛。我鼓起勇气看了一下自己的右臂,有些几道划痕,其中三道伤口比较深,鲜红色的肌肉以切割线为中心,向两边翻卷开来。看着这些伤口,我肠子都悔青了。

“要缝针吗?会疼吗?”我问那名护士。

“不用缝针,也不会比你给自己造成的伤害更疼。”说着护士往我伤口上涂一种蓝色的“胶水”,然后用手把轻轻肌肉合拢,晾干后再上了药。此外她还给我打了一针破伤风,说可以管五年。

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位40多岁模样、表情严苛的白人女医生,她说:“从现在开始,你最好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不要再有任何过激行为,更不要试图离开,那将是严重违法行为。我们会把你的表现都记录下来,交给带你去精神病院的人。我们的报告会直接影响你呆在那里的时间长短。”

一个小时过后,给我处理伤口的的黑人护士过来问我感觉怎么样,并抱歉地对我说:“他们暂时还无法过来接你。”

“接我去干嘛呢?”

“先面谈,然后由面谈官决定处理办法。目前那边安排比较满,所以你要留在这里等通知。”她说。我心想,美国精神病人还挺多啊。

四、

第二天中午,两个小伙子匆匆忙忙赶到急诊室,他们和医院交接了文件,要带我去下一站。

其中一个亚裔小帅哥拿出白色的塑料手铐,客气地说:“抱歉,我必须要用这个,可以吗?”

难道我能说不吗?我悻悻地把手腕伸过去,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把我两个手腕扎紧。我偷偷试了试,挣脱不开。

随后他们用约束带把我固定在担架车上,推进一辆绿色运输车。不久,车子到了精神病院的黑色铁门前。这所精神病院座落于闹市中,却毫不起眼,甚至没有标志。门上方有摄像头,侧面有对讲器。

和我们同时抵达这里的人有不少,得排队进入。我前面是个瘦小的亚裔女子,双手被金属手铐反铐在身后。两名女警压着她的双肩走到铁门前,女警脸朝摄像头,门就自动打开了,人一进去门就立即关闭。

进门后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到达一个类似警察局接待处的地方。一名身材高大的黑人女警,解除我的手铐,对义工说:“我接手了。”

女警用探测器扫描我全身,没收了我的手机和鞋带,让我进入面谈室。里面有个宽敞的大厅,角落处呈阶梯状排列着三张“审讯台”,后面坐着三位不苟言笑的面谈官。

审讯台对面摆放着四个白色的单人沙发,沙发之间有一到两米的距离,我在一个空沙发上坐下,发现其他三个等待面谈的人都是男的。沙发旁边站着一名黑人保安,死死地盯住沙发上的“危险人物”们。

接下来是第三个“病人”上去面谈,这回是个瘦高、留着长发的白人男子。

面谈官问:“知道你来这里的原因吗?”

男子理直气壮地回答:“知道,我在街上打了人。”

“你认识那个人吗?”

“不认识,可他一直盯着我,如果我不出手,他就会上来打我,所以我只好先下手为强!”说着他伸出右拳挥了三下,嘴里还叫着,“砰砰砰!”

面谈官似乎见怪不怪,继续问:“这是你第几次在街上殴打陌生人?”

“数不清了,”他自言自语道,“他们看我的眼神满怀敌意,该死!我必须要教训他们,不然,不然……”

“保安,把他带去第二区!”

男子被保安拖走的时候,嘴里还在碎碎念,最后,他们消失在了一扇通往别处的铁门背后。

五、

我在心里笑了,糊弄一下他们真有这么难吗,之后就走上去坐在面谈官的对面。

“奥巴马”问我:“你为什么会想要自杀?”

我不敢否认,怕否认会被认为撒谎,引起反效果,只好顺着他的话说:“跟男朋友吵架,心情不好。”

“你现在还有自杀的想法吗?”

“绝对没有。”

没说几句话,“奥巴马”就让我过关了,并将手中的表格交给一位和蔼可亲的白人老太太,她面前的台子要低矮一些。我想这应该是按“安全等级”划分的,如果我能到台子最矮的面谈官那儿报道,说不定就能离开这里。

老太太问我:“出去以后,你会好好跟你男友交流吗?”

我心想,一定叫他滚犊子。但我不敢节外生枝,便说了几句违心话:“会的,我们之间有一些文化差异,这一次我太冲动了,很后悔,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老太太对我的回答非常满意,但转眼就给我出了一道难题:“你现在打电话给他,问他愿不愿接你出院。”她推给我一部座机,按了免提,骑虎难下,我只好硬着头皮拨了杰克的电话。

电话里杰克问我在哪儿,我说:“我在一家机构进行面谈,他们希望你过来接我。”

他一下警觉起来,问:“机构?你不会是在精神病院吧?”

我咬着牙坦白道:“是的,如果你能来接我,我就可以出院了。那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

“你知道吗?你把我吓到了,我建议你还是在那呆到明天吧,我现在在上班,明天去接你。”他说。我强压住火气,百般撒娇,求他接我回去。

可他并不吃这一套,还说:“你应该借此机会学习一下如何控制情绪,明天会去接你,我承诺。”美国人就是这样一根筋,好说歹说,他们还是固执己见。挂了电话,我不甘心地对老太太说:“我可以叫我表姐来接我吗?”

老太太摇了摇头,说:“我希望你采取解决问题的态度,而不是选择逃避。如果明天他来接你,你就可以出院了。”这实在太不公平了,他不过是我男朋友,又不是我的老公或直系亲属,凭什么由他来决定我离开还是留下。

我正要抗议,老太太先开了口:“我已经尝试对你网开一面了,所有有自杀行为的人都要被监控至少72小时。”听到“至少”两个字,我把抗议的话咽了回去。

六、

工作人员给我找了个卫生间大小的“单人病房”,里面只有一张简易的单人床和一个饮水机,天花板上装着摄像头。

我问他们,上厕所怎么办。保安指着门边一按钮说:“按铃。晚饭以后最好不要喝水,从夜间11点到早上6点不一定有人应答,那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了。”说着他扫了一眼饮水机上的纸杯……

早上10点多,最后一位面谈官约谈我,他说话很逗。“我这辈子都不希望再见到你,因为那意味着你将会有很大的麻烦,你也不想进去那里吧。”他指着昨天那名白人男子被带走时经过的铁门说,“我跟杰克确认过了,他中午来接你,我现在先给你办手续。”

我像小鸡啄米一样频频点头。他拿出一堆文件让我签字,其中一份是要求我五年内不得使用包括枪械在内的攻击性武器,还有一份是要我同意接受社工的监督,社工会不定期打电话给我和我的联系人询问“病情”,联系人也可以向社工报告异常状况。令我难以接受的是,联系人那一栏是杰克的名字。

后来杰克来接我回家,可他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不知是怕我质问他为什么报警,还是对我另有看法。这些都不重要了,我拿回手机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给表姐,让她和姐夫去我家集合。我和杰克住的房子是姐夫的,杰克没有租约、一分钱房租也没交过,这天我就请他卷铺盖走人,没必要跟没人情味的家伙浪费口水。

这段四十八小时的经历让我明白到两件事情。第一,无论如何也不要再做伤害自己的事情,又蠢又疼。其次就是,安心找个中国男朋友,两个人吵吵闹闹地过日子,要比所谓“理智冷静”地生闷气强得多。

一个月后,我收到了医院的账单,4897美金,折合人民币接近33000元。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李昌钰:自己的成功离不开两个女人……

    李昌钰:自己的成功离不开两个女人……

    2017-08-29 14:54

  • 一个女人的自述:我曾是沙特亿万富豪的爱妾

    一个女人的自述:我曾是沙特亿万富豪的爱妾

    2017-08-02 20:44

  • 《冲天》  你不得不看的中国良心片

    《冲天》 你不得不看的中国良心片

    2017-07-26 20:24

  • 57岁中国老汉娶20岁非洲女学生

    57岁中国老汉娶20岁非洲女学生

    2017-07-19 21:30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