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观点

符江秀专访:乐观选举,笑对攻击,慎言歧视 — 一个有争议的人

来源:未知 阅读: 2016-05-02 07:02 我要评论

今年43岁的符江秀(Sue Googe)来自中国大陆海南省,26岁时来到美国,在美国完成主要大学教育,从软件工程师到经营房地产公司成功,符江秀初步实现美国梦。加入共和党后不久积极参政,成为所在选区的共和党选举主席,并受党内看重成为国会议员候选人,挑战北卡第四选区联邦众议员David Price。本月24日,符江秀在举行华府见面会为竞选筹资拉票。此前一天,符江秀接受本报独家专访,畅谈选情,以及她应对网络流言、中美关系及对美国社会相关华人“种族歧视”等敏感话题的意见看法。符江秀性格开朗,快言快语,个性鲜明,相信这个专访有助于读者更对符江秀有更深入地了解。 
 
选 情 乐 观
 
记 者:当共和党其他支持者、负责人鼓励你竞选的时候,你自己有没有心理上的考量,比如思考我是不是应该做这个事情?
 
符江秀:从这点讲华人一听说你竞选就要看你有多么丰富的从政经验,但我没有。2016年度是美国民意很反感职业政客的年度,没有从政经验,反而是一个很好的背景。
 
我从加入共和党到参选,有七八个月的时间,非常密集地参与当地的活动,不要说华裔,就算是美国白人,这么短时间内打出这样的知名度也是很少见的。这段时间接触了很多民选官员,包括国会议员、参议员和总统候选人。我在寻找给自己的定位,很多人劝我竞选,觉得我特别有自信,觉得我应该挑战。建制派的信任,给我很大信心。认识很多人,决定参加第四选区的国会议员竞选。
 
记 者:作为共和党参选者,您挑战的选区是一个民主党占多数的选区,而且对手是一位已经在该选区当选众议员30年的资深政治领袖,为何选大家认为最难的一个区挑战?
 
符江秀:
其实我觉得这是我最有机会赢的一个区。很多人和我看法相反,但我自己认为最有机会。现在大家的疑虑在慢慢消失,因为从去年11月至今已经证明了自己。最初大家以为我只是是玩一玩,作为新手不可能赢得选举,党内高层也告诉我,不用太介意,这是非常难赢的选区,说“我们会继续支持你”。我挑这个区,认为能赢,现在是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她真有可能赢”。
 
记 者:您的对手的竞选经费是你的7倍,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符江秀:重新划分选区简直是天上掉一个馅饼,原来的选区共和党的人数很少,民主党超过60%。现在重新划分选区后,对我有很大帮助。我是共和党里最能吸引中间选民和民主党选民的人选,我不是一个美国南方的传统共和党人。
 
我觉得我是一个可以跨党派找支持的人,我非常有信心能够赢一部分民主党的票,以及绝大多数中间派的票和绝大多数共和党的票,我是能赢的。选区重划以后,地盘变小了,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七八年了,我熟悉的很,数据一下对我有利了很多。
 
我的对手花钱很大手大脚的,他想要几百万都搞得到的,因为他觉得我可能还不是个威胁,所以没拼命去筹钱。过去每次他都不用怎么竞选的。我看了很多数据,我要走一个非传统的途径,靠传统路径我肯定赢不了的。传统的路径他们可以判断,但我走的不是传统的路径。
 
记 者:具体的是什么不同的路径呢?
 
符江秀:一个是用社交媒体,我的社交媒体是非常火爆的,我的个人脸书也好,公众脸书也好,我有这个能力,我可以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新的共和党人,去找很多独立媒体报道,我不用花钱去广告。我看很多国会议员参选者花很多钱在宣传上,我不用花这个钱,也就是说,我自己是个能够把钱用在刀刃上的,就像杰布什一样他花了几千万打电视广告,但是钱多不代表你能赢。第二是亲民能力。举个例子,我去一个我们这很有名的country club,我到那里十分钟就把坐在吧台上十几二十个人的票都拉到了,这些都是有钱人。你换了David Price, 他能拉到这个票么?其实很多时候你的个人瞬间的感染力会起作用。我去一个黑人教堂,一个人都不认识,很快就打成一片,DavidPrice 有这么快的亲民的能力么?全北卡也找不到这样一个。就像2008年的时候谁会想到一个叫奥巴马的人能选上呢,所以我对别人说什么根本就不听,不会影响我。
 
笑对媒体批评
 
记 者:当地主流媒体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名称,把你称作象征性共和党候选人(“sacrificial lamb GOP candidate”),还有质疑你的支持者与中国大陆的关系,你怎么看?
 
符江秀:符江秀 写这篇文章的作者连我本人都没见过,他只能找吸引眼球的来写。还比如那篇文章的读者评论的第一条就是说,我应该和州议会的领导人站在一起而不是考虑国会的。这些评论我都不理。因为我是做创业的,我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我做的都是别人想想不可能的事情。我对这些是不搭理的,我的目标只有我自己来实现,只要支持我的人理解就行了。
 
关于另一篇报道上提到关于我的捐款的账目问题和捐款人的背景问题,是我的竞选团队负责财务的人做的报表有误,比如说一个数据15000是因为多搞了一个0,其实是1500块。那篇攻击我的文章,很多人会看见,变成了一个公关“危机”,有危也有机,变成了我机会,我把它看成一个免费宣传的机会,提高了我的知名度。我对答了,我答的好,大家也看到了我的回答了,大家有信心了,我也免费得到宣传了。虽然说我在共和党很短,但有很多朋友。他们跟我说,你的回答挺好的。作者在当地是蛮有公信力的,我把事情处理好了,大家疑问就没有了。
 
反对给中美关系“扣帽子”
 
记 者:华人的微信群传了一些你对中美关系的评价,引起一些不同的反响,请您阐述下中美关系看法。
 
符江秀:中美有合作竞争。我是非常反对中国国内的“反美”或者美国“反中”的说法,不希望有“反华”的字样,这个帽子太大了。我们就是针对中国的某一项政策,说的具体一点,中国的某项政策有竞争也有合作,这是一个挑战,美国历史上还没有跟一个不同意识形态的大国建立一个合作的经验,中国也没有,还在摸索。作为一个个体人,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是安居乐业。你们怎么闹都好,千万别打起来。我作为华人有华人的背景,我了解中国的文化,知道怎么去打交道,不会盲目地“逢中必反”,也不会是另外一种声音,而是理性地站在美国利益的立场,站在所有美国人包括美国华人的立场,平和理智地去把这个问题处理好。
 
种族歧视问题要客观对待
 
记 者:对华人社区一些相关种族歧视的大的新闻事件,比如华人组织从去年联合起来起诉藤校的看法
 
符江秀:我是这么看的,歧视有好几种,一种是制度性的歧视,就是写在明文法律上以肤色特征未区分地歧视某一个人;还有一种是社会上的歧视。社会的歧视不在法律上,不是你一朝一夕能改的,但是制度歧视是政府公权力可以改的。
 
藤校问题,我们华人社区最近一两年有了很多维权运动,我的看法有些一致有些不一致,有先后的,比如加州平权法案SCA5就是制度性歧视,必须要反,因为写在法律上,全美国华人哪怕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好,也要起来去争取;藤校就是另外一回事,已经确实招了四倍于我们亚裔人口的学生,那么诉求的人的理由,并不很令我信服,因为毕竟已经招了20%的人,人口占5%。你说人家歧视你,那么好,你的成材率有多高呢?教育是整个过程,就像种菜一样,有个选种子的程序。阳光雨露都是一样的,哪个种子能茁壮成长,能符合当初选种子的目标呢?我们那么多人爬藤了但是没几个人参政。你为什么不把爬藤的精力多培养几个华人去参政呢,为我们华人的下一代着想呢?把录取几率提高到21%或22%,我认为这个不是优先顺序。藤校不是民选的官员,加州SCA5不一样,民选官员用公权把种族歧视写到法律里,那是必须要反对的。
 
记 者:如何看待公众支持梁警官案?
 
符江秀:这个事情吧,有两方面。好的一面,我认可的大家的热情,对毫不相识的远在外州的遭遇不幸的华人去上街游行,这是非常值得赞许的事情,因为传统上我们华人都是比较冷漠的,别人的事情与我们没关系,别说其他种族了,连我们自己的种族都不关心。那么梁警官把全美华人串联起来,发生浩大游行,我是点赞的。
 
那么这件事情有多大的种族歧视因素在里面呢?我跟华人主流看法有不同。因为在这之前我对事件的了解,谁是这个事件的发起人我是了解的,在这个事件之前有个刘警官也是纽约的,他被杀了我还捐了钱。他被杀了还举行了差不多国葬的葬礼,副总统市长还参加了葬礼。没多久就发生了梁警官的事情。刘警官他死了官方给了一个盛大的葬礼,没有因为死的是一个华人(另一个是西裔)忽视你的牺牲和付出。所以说从梁警官案(断定)歧视是站不住脚的,这就回到了个体性的不公平(层面),你要到监狱里法庭上肯定能找到不公平的,因为让所有人都觉得绝对公平的事情根本没有。我昨天还看到一个人很小的事情判了十四年,这种事情我们平时根本就不去关注,因为不是华人。所以我认为,系统性的种族歧视华裔警官不存在。所以我对华人游行的精神点赞,如果我们拿出这种精神去反对加州的不合理法案,去声援他们的话,我们有这种行动能力反对针对华人的歧视性法律发生的话,就可以把对华人的歧视消灭在萌芽状态,所以,很多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不是说符江秀你支持还是不支持,反对还是不反对,事情有很多面的。所以在梁警官事件刚发生华人还没行动起来的时候,我当时就已经表示捐钱的意愿了。我说不管怎么样华人很少进入这种公职,有人愿意去做这个牺牲了,我们应该给他一个精神上或者金钱上的支持,所以我当时就表示愿意捐钱。等到2月说捐钱,我就马上把钱寄出去了,我也写了对他同情的声明。梁警官及家庭这是华人故事的一部分,作为华人社区的一部分,我愿意为他们捐钱,那么司法程序,交给法官和律师去办,有钱就可以请好律师,我觉得捐钱管用,我就做了我做的。
 
记 者:如何看待美国新闻报道中美国华人科学家在这里发生的“间谍”指控案?
 
符江秀: 比较复杂,没有具体去看个例。其他国家是否有商业间谍在美国呢?大家心知肚明。这个确实是把美国立于不利地位,因为美国的支柱产业就是知识产业,你把它偷走了,花了好多时间去研究一下超过它。所以美国会拼命保护它,不保护的话都去山寨就没有人去创造了。所以这也是美国经济的一个基石。这个不该妥协。但是FBI在没有确凿证据下去逮捕一个科学家,她花了20万去保护自己,这个不合理。这个司法程序对于没有证据的指控,洗白的这个成本太高了。谁能随便拿出20万美金去保护自己的清白呢。应该有个成本很低的方式让对方去洗清白,而不是戴上手铐就带走了,对民众不公平,也加大了社会的信任成本。
 
记 者:不管是陈霞芬的案子还是其他的科学家也包括你本人,有一种说辞,跟中国拉上关系就失去可信度,你在这个事情上是否有体会,会不会给竞选造成障碍呢?
 
这个障碍其实很小的,比如你提到的批评我的文章,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杯弓蛇影的。我还是很坦然地,我不会去做危害美国国家和人民的事情,我也不会去做危害华人和美国华人的事情。我做的事就是为了美国的将来着想,把美国建设成一个让我们安居乐业的国家,这是我们共同的目标和理想。李林笛的事情我们就不好评说。我不认识她也不了解他。我收到的攻击和抹黑太多了,随便说句什么,就会被攻击和抹黑,华人圈子要是有弹孔的话,就体无完肤了。
 
记 者:觉得你两边受敌,中国人认为你反对中国,美方认为你亲中国,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似乎都用这个来攻击你。
 
符江秀:所以我说我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这个就是说,给其他华人从政也提供一个警示。作为第一代华人很多美国华人说话的口吻就是以中国人的口吻说话,而不是以美国人的口吻说话。
 
记 者:你26从大陆出来,这个事实不可改变,美国主流或许会更挑剔你的大陆背景。
 
符江秀:在那篇质疑我和中国关系的报道出来之前,我还没受到明显的攻击,我在共和党里面还是小小的明星,大家都比较喜欢我。一些聚会还要喜欢和我合影和我做朋友,在北卡还没人从政,我代表了华人的正面形象。首先我是从底层打拼上来的,而不是靠吃救济,勤劳能干,尊重教育,尊重家庭,也许因为我性格比较直爽,在华人圈子里认为你说话怎么那么直,但在美国人圈子里我从没遇到任何问题,从来没人觉得我说话如何,很快能交到朋友,他们喜欢我喜欢的就是这种爽快的性格,我是一个非常真的人,所以大家喜欢我。
 
但是在中国人这里,大家就批评说你怎么乱讲,我说每个人不同,我们到美国就要追求个体性格。微信很好玩,我是华人里面很少有的有话直说的人,我有这个疑问,可以直接反驳,并非是先入为主不可改变,欢迎反驳和讨论。但是很可惜,遇到的都是激烈的批判,这个我觉得不是一个讨论问题的态度,人总会有不同意见的。我微信里常被扣帽子,这事情至少对方是输的。他们就失去了和我交流的机会,失去了吸取我经验的机会。损失的是对方而不是我。他们都是没有选票的,我本来也不是靠他们宣传我才能选上的。
 
记 者:通过竞选这个经历学到的最重要的功课是什么
 
符江秀:我学到最大的功课就是和华人打交道。别人都说竞选这个事情很难,但我好像天生搞美国政治的,对我就是如入无人之境。但我“摔得满头包”的就是在华人圈子。现在我要学会讲中文,学会怎么和华人沟通而不去得罪人,这是我要学习的。我一上微信,就惹一身骚。我不上微信的日子风平浪静,一上微信就狼狈。
 
本月23日本报通过微信公众平台播出符江秀专访音频后,很多读者听众留言各抒己见,有人表示华人应无条件支持华裔参选议员,也有人认为符江秀如果当选未必能代表华人利益。  《美华话题》旨在提供华人世界重要事件的讨论平台,本文不代表本报观点。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