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育儿

平成废物:快乐教育的后果,日本替我们试过了 

来源:来源 | 亲子学乐 阅读: 2019-05-16 17:15 我要评论

4月30日,日本明仁天皇正式退位;5月1日,日本启用新年号:令和。

平成时代终结。

从1989年到2019年,这个用了30年的年号,留给日本人的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平成时代留在人们记忆中的名词有:
房价崩盘、失去的十年、增长停滞、低欲望社会、记不住名字的首相们、3.11大地震、福岛核泄漏……

以及我们今天重点要说的:平成废物。

之所以这一代人被称为废物,是因为他们表现出的某些共同特点:
他们纵情享受当下,不关心明天和未来。

他们只关心“以自己为圆心,半径3米内的事情”。

他们不想工作、不愿奋斗,连恋爱都懒得谈。

他们沉迷于动漫、游戏、爱情动作片,能靠幻想解决的问题,绝不付诸实践。

总之,这是一代及时行乐、没有欲望、追求像猪一样生活的死宅。

所以也被称为“平成养豚”,或者“宽松世代”。

平成废物们是怎么炼成的?

从社会背景来说,经济低迷、少子化、老龄化都是推手之一,但最直接的推手,则是“宽松教育”的盛行。




昭和时代和平成时代的征兵广告

日本政府从2002年开始全面推行“宽松教育”,内容包括:
降低课业难度,减轻学生负担,不公布成绩,不对学生进行排名,学习内容减少三成,上课时间缩减一成,等等。

是不是很眼熟?没错,就是减负。

宽松教育的理论基础当然很“坚实”,说出来绝对政治正确:
出于对填鸭式教育的反省和国际教育形式的判断,日本政府认为应该培养创新型人才,即从知识教育向创造力教育、创新教育的方向转型。

说得很好,我们来看看实施后的结果吧。




日本教育学会会长广田照幸曾说:
宽松教育急切地追求创造力的培养,但忽略了创造力产生的前提——基础知识的积累与巩固。

是啊,我们一直在说,要培养孩子的创造力、创新精神,但创造力和创新都是教育的结果,而不是过程。

所有的创造力都必须扎根于基础知识,才有可能产生。

否则,让孩子随意地发挥想象力,只能是空中楼阁、纸上谈兵。

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OECD)从2000年起开始举办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

日本第一次参加时,成绩不错:数学第一、科学第二、阅读第八。

宽松教育实行后,2003年日本第二次参赛,成绩已经变成了:数学第六、阅读第十四。

所谓的宽松教育,在实施过程中,必然演变成松懈教育。

因为现代知识的学习,本身就是一个反人性、反惰性的过程。

日剧《宽松世代又如何》中有一句台词:






在原始社会,一个人需要学习的知识就是在周围五公里内,有哪些东西可以吃,有哪些危险需要规避。

几百年前,我们还有牛顿这种无所不知的科学家;几十年前,人类还可以看到爱因斯坦这种科学大神。

而现在,每一个领域都被细分成了无数个微小的细节。

如果说人类的知识像地球这么大,那么一个博士的研究工作,也只能给这个超大的球,拱出一个针尖的新知识。

我们生活的现代社会,是一个信息爆炸和知识极大细分的时代。




我们当然不必强求孩子成为爱因斯坦,但目前学校教育中的语文、数学、自然、地理、历史、英语、物理、化学……只是知识海洋中最基础、最本分的通识。

在现代社会里,如果连这些通识,都要给孩子打折、减负,那么在这个人工智能都要到来的社会里,他们将来何以立足?

而我们还没有说那些学校教育之外的、同样需要孩子了解的知识:
社会学、心理学、人际交往、协同合作、口语表达、抗压能力……
于是,日本政府给孩子减负了,培养出了废物的一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宽松教育减少了学校教授的内容,降低了学习难度。

于是,每个孩子都能考100分,家长老师都很高兴,但事情到此结束了吗?当然没有。

因为教育资源始终是有限的,想让孩子上名牌大学、出人头地,还是要去争夺那极为有限的招生名额。

所以,有能力的家庭就让孩子通过私立学校、补习班、游学班、素质班,提升将来的竞争力。

而那些享受到了宽松教育的快乐的孩子,他们的业余时间,真的会像政策制定者希望的那样,去发展个性教育吗?

也许有,但肯定百中无一,绝大多数的孩子,会把宽松和快乐的时间奉献给玩耍、游戏、互联网。




于是,阶层就此分化,一部分孩子在学校减负、在校外增负,获得社会竞争的优势。

一部分孩子真的减负了,却可能在各方面都全面处于劣势。

日本文部省的调查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大学入学考试中,私立学校的学生成绩比公立学校的学生明显高出一大截。

钱文忠教授说:
凭什么教育是快乐的?我实在想不通,教育怎么一定是快乐的?

教育里面一定有痛苦的成分,这是不言而喻的……

但是我们教育的主体思路是对孩子不停地让步,给孩子更多的快乐,给孩子更多的游戏时间。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教育?

在《灌篮高手》中,我们还能看到这样的情节:为了参加考试,几个人熬夜复习。

而现在,实施宽松教育的日本学校里,半个下午都是社团活动,大家玩得都很开心。




童年的开心就是一辈子的快乐吗?

宽松教育、快乐教育的最大问题在于:它只可能适用于学校,而不适合这个社会。

学校可以不公布分数和排名,但企业不会迁就能力不行的员工。

资本是赤裸裸的,它是要求员工竞争的,没有能力的人将会被社会淘汰。

学校可以让孩子快乐就好,但社会不会。

进入社会之后,上级领导不那么在意你快不快乐,只会在意你能不能干。

那么多的企业,都把“抗压能力”注明在招聘启事中,是为了看员工“能抗多少快乐”吗?

童年时代的学校教育,包括家庭教育,都不是孩子的终点,而是他们人生的起点。

而快乐教育、宽松教育,是把孩子的起点,建在了一堆沙滩上,一场大风、一次海浪,就足以摧毁宽松教育的全部“成果”。

目前的这个社会,还不会以“宽松”和“快乐”为主题。

宽松教育,只能让0-18岁的孩子开心快乐,但之后,他们18-80岁的这段漫长的人生里,谁来让他们宽松?

尤瓦尔·赫拉利在《今日简史》中写道:
随着人工智能、精密算法、大数据等技术演进,人类将诞生一个庞大的“无用阶层”。

因为,有了这些科技和算法后,有一些人,必将“毫无用处”。

你猜猜,到时候最先被淘汰的是什么人?

宽松教育的目标(培养创造力、创新型人才)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宽松教育的具体措施和教育结果,却几乎一败涂地。

最终,日本十几年宽松教育的结果,就是培养出了这一代及时行乐、逃避责任的年轻人。

他们没有错,他们只是适应了这个规则而已。

但他们被人称作废物的时候、被同事瞧不起的时候,没有人能代替他们承担,只有自己承受着。

日本政府发现宽松教育并不能培养高素质人才,于是时任日本文部科学大臣的驰浩,在2016年5月10日宣布:
日本将实行“去宽松教育”,朝着“教育强劲化”的方向发展。

也就是说,日本将与“宽松教育”诀别,不再强推减负措施。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耶鲁最红的一堂课:6步骤让你更快乐

    耶鲁最红的一堂课:6步骤让你更快乐

    2018-08-24 11:38

  • 孩子们伴我一起成长(系列97) 通向快乐之门的钥匙

    孩子们伴我一起成长(系列97) 通向快乐之门的钥匙

    2017-08-02 20:25

  • 父母该知道的事儿:快乐其实比成功更难

    父母该知道的事儿:快乐其实比成功更难

    2016-08-19 16:34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