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看版

03.30华府童心合唱团四十周年团庆音乐会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03-14 02:45 我要评论

 


(撰稿:张纯瑛)华府童心合唱团庆祝成立四十周年,将于2019年3月30日举行公演。旧日指挥陈金松老师应邀回团客串指挥一曲,选择的曲目是黄友棣作曲的《琵琶行》。三十年公演时他也选了此曲,为何对《琵琶行》情有独钟?因为陈金松老师一直认为《琵琶行》乐曲艺术性高,却长期受到忽视,值得介绍给更多的听众认识。


《琵琶行》是白居易脍炙人口的长诗。诗人在诗前面的序中表示,唐宪宗元和十年(公元815年),他贬迁至九江郡出任司马一职。次年秋天,在湓浦口为客饯别,听闻某艘舟中有人夜弹琵琶。听其音,铮铮然有京都声。请问弹者,原本是长安倡女,尝学琵琶于穆、曹二善才。年长色衰,委身为商人妇。诗人于是请她弹奏数曲。曲罢,弹者回忆少时欢乐,对照现今漂沦憔悴,转徙于江湖间,言多伤感。白居易因而想到自己出任江州司马二年,原本恬然自安,听到妇人言,当晚才感受到仕途迁谪之无奈。于是写就六百一十六字的《琵琶行》。




据说白居易作诗力求「老妪能解」,不用僻字奥典,然而文辞自然优雅,情真意挚,雅俗皆能欣赏。 《琵琶行》借琵琶妇之酒杯,浇贬迁仕者胸中之块垒,不知触动多少古今伤心人。全诗有大量的诗句描写琵琶曲的声调、旋律、节奏、跌宕起伏,透过灵动脱俗的意象,将无声的文字转化为读者心中的绕梁之曲,是中国诗词中最富音乐性的作品;另一方面,如何反向将精致感性的文字转化为音符缕缕,对作曲家亦是巨大的挑战。




奥地利作曲家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创作的声乐交响曲《大地之歌》(德语Das Lied von der Erde),歌词出自汉斯・贝特格意译的汉诗集《中国笛》(Die Chinesische Floete)中的七首唐诗。黄自的《长恨歌》是清唱剧,歌词与乐曲水乳交融。黄友棣(1912--2010) 1962年完成《琵琶行》后,曾撰文<琵琶行(音诗)>解说创作的构思。他表示经过长久考虑,才决定将《琵琶行》谱为一首融合朗诵、合唱与音乐为一体的「音诗」。音乐部份本为管弦乐曲,为了便于演出,改为钢琴独奏,成为一首独特的钢琴奏鸣曲。



奏鸣曲具有两个特色﹕


    1.一段不时出现的旋律,称为主题(theme)。 《琵琶行》内有两个主题旋律,第一主题是「诗人」,第二主题是弹琵琶的妇人。每当特定的主题旋律响起时,听众就了解是诗人或是妇人在说话。


    2. 奏鸣曲的结构分为「呈示」(exposition)、「开展」(development)、「再现」(recapitulation)三部,恰好呼应《琵琶行》的起承转合。起首的「呈示部」叙述诗人遇见妇人的场景和聆听她出神入化的琵琶演奏。接下去的「开展部」,从妇人弹完琵琶,「整顿衣裳起敛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开始,代表妇人的第二主题旋律,发展出一连串多彩多姿的变奏,犹如她在倾诉前后落差甚大的身世,如何由年少风光沦为老大飘零。之后曲子进入「再现部」,由「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开展,象征诗人的第一主题旋律再起,仿佛他在幽幽诉说听闻妇人悲凉际遇后,油生沉痛自怜的伤怀。




「开展部」的连串变奏细腻地道出妇人的凄凉故事,除了黄友棣善用各种不同调式的和声谱曲外,还得归功于他选用的一首华南古调《双声恨》(又称《双星恨》,描述牛郎织女双星的伤别) 。此曲充满温柔哀怨之情,适如其份显示琵琶妇的心境。 《双声恨》的尾声越奏越急,反覆三次,黄友棣将它用来结束《琵琶行》。因此,《琵琶行》可说是西方的奏鸣曲式和中国古曲《双声恨》的结晶。




《琵琶行》的另一项中西合壁特质是朗诵原诗和钢琴演奏交相进行。黄友棣认为这样可以使诗句和乐曲互相诠释。例如,朗诵者念完「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代表妇人的第二主题旋律若断若续,显出踟蹰不前之态。又如念出「老大嫁作商人妇,商人重利轻别离」,继起的音乐采用全音音阶的曲调与和声。因为没有半音调和,全音阶和声听起来华丽却无变化,黄友棣以这种方式来形容一个富有却枯燥无趣的生意人。配合「岂无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诗句的音乐采用不协和弦,加上呆板而冒充活泼的节奏,描绘村野音乐的粗拙简陋。




很多抱着黄自谱写的清唱剧《长恨歌》印象来听《琵琶行》的人,都很讶异后者的朗诵部份多过合唱,其实这是黄友棣的刻意安排。他认为中国文字的单音性富于阴阳平仄的语音变化,是「音乐化的语言」,朗诵本身就是一种歌唱,可以与歌唱合一使用。黄友棣的其他乐曲,如《听琴》、《金门颂》、《听董大弹胡笳弄》、《青白红》、《云山恋》、《伟大的中华》也都将朗诵和歌唱冶于一炉。




黄友棣指出《琵琶行》中份量不多的合唱,旨在协助朗诵,把奔放的情感表现出来。原诗中有一大段描写弹奏琵琶的技巧和发出的声籁。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么。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由朗诵和钢琴表达;接下去男女合唱出「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滩。水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朗诵者再念「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配以乐声激越;最后以轻柔合唱「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带出四下静寂,江月幽岑,听者陷入「欲辩已忘言」的痴醉状态。黄友棣交相使用朗诵、合唱、钢琴三种技巧,将《琵琶行》中最具音乐意象的一段文字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层次分明而丰美,变幻不已。




我自己欣赏过《琵琶行》的感觉是,合唱部份虽然不多,但悠扬的男女多声部增强了感性的力度,达到黄友棣「叙事之时用朗诵,咏叹之时用合唱」的作曲期许。琵琶妇回忆过往的结尾四句极其感伤﹕「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合唱成功地烘托出那份揪心的惆怅。




合唱团的英文字chorus,源自希腊戏剧的朗诵队。朗诵队的功能既可以交待剧情,也可以和主角对话,引出主角的心事;更可以在旁冷眼观看事态发展,提出他们的看法或质疑。我觉得《琵琶行》中的合唱就有这些功能。男声和女声一而再,再而三吟唱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说出了诗人的感怀,何尝不是观众的感慨?他们两度唱道﹕「座中泣下谁最多?」仿佛咄咄逼问,然后颓然唱出﹕「江州司马青衫湿!」留下无尽的余韵回荡在音乐厅的舞台上和听众的心田。


华府童心合唱团将于2019年3月30日晚间7:30,举办四十周年团庆音乐会。指挥李美梵,副指挥茅裕华,客席指挥陈金松,钢琴伴奏丁志清。其中《琵琶行》 一曲由男高音储洪发担任朗诵。

地点是F. Scott Fitzgerald Theater, Rockville Civic Center Park, 603 Edmonston Drive, Rockville MD 20851。免费入场,欢迎各界参加。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华府“奔友”五月献唱“金钉节”

    华府“奔友”五月献唱“金钉节”

    2019-03-07 03:00

  • 03.17华府诗友社3月17日庆春联欢餐会通知

    03.17华府诗友社3月17日庆春联欢餐会通知

    2019-03-07 02:58

  • 03.30蒙郡政府社区健康及公众服务资源介绍讲座与您有约

    03.30蒙郡政府社区健康及公众服务资源介绍讲座与您有约

    2019-03-07 02:57

  • 03.23唱响春天- 2019演唱会 大华府独唱社十年庆典

    03.23唱响春天- 2019演唱会 大华府独唱社十年庆典

    2019-03-14 00:02

网友点评